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魔法使 Day 1 (01.02)

*Day 1 01(改)02

 

* drama听完只剩两位是幼稚小孩的印象

 

 

____________ 

 

 

 

 

成为魔法使的Day1

 

01 

 

在安静的室长办公室门外,正要敲门进入的伏见听到细微到弱不可及的歌声。 

 

 

曲调婉转动听,明明是大调的歌曲听起来却是十分地哀伤,压抑的歌声中听不出歌词。 

 

伏见敲门的手停留在门前迟迟不落下,他不太确定这是不是一个打扰宗像的时间。 

 

 

他从来没听过室长这样唱歌。 

 

 

平时露出奇怪的笑容哼着小曲走向众人下达命令是有过的,唯独这一次的歌声是如此沉重不可侵扰的,他很确定这是唱给谁的的歌。 

 

 

“在外面的,是伏见君吗?”室内传出了宗像的声音,在伏见犹豫是否打扰时哀伤的歌声早已停止。 

 

 

“打扰了,我来送一份文件。” 

 

 

“放着就可以了。”也许是歌声的影响吧,伏见看宗像透露出一股寂寞。 

 

 

伏见离开后的办公室如平常一般冷清,唯一与平常不同的是放在宗像身边的不是拼图而是一个奇怪的魔法阵,伏见没注意到就是了。 

 

 

宗像默默的盯着魔法阵,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突然间,桌上的魔法阵发出一道红色的光芒,光芒中似乎有东西出现。 

 

 

阵上出现了周防尊。 

 

 

只不过不是本人,是照片。 

 

 

“哦呀,竟然又失败了。”推了一下眼睛,声音明明如此轻松却覆盖着一层阴郁。 

 

 

他轻叹。 

 

 

打开了桌上其中一本书,里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奇怪的文字,在宗像张开口正要将奇怪的文字念出时,魔法阵又发出了红光。 

 

 

“你是在失望什么?”一道低沉的声音懒洋洋地从红光中飘出,渐渐地,红光减弱,可以看出这次会出现的一定不是平扁的一张照片,至少,有一个人那么大。 

 

 

“周防。”宗像肯定的念出出现的人的名字。 

 

 

“哈。”回应他的是一如往常的单音。 

 

 

周防背对宗像坐在他的办公桌上。 

 

 

他懒懒地往后看着宗像。 

 

 

面向窗户的他没有因为阳光的照射而感到任何不适,鎏金色的双眼盯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人。 

被盯着的人也没感到不自在,反倒像是回击般也直直地看回去。 

 

 

“阁下怎么就真的来了?赤之王是随便都可以召唤的吗?”宗像看着周防的绀紫色眼眸溢满了笑意,薄薄的唇也在嘴角勾起了迷人的微笑。 

 

 

对周防而言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微笑。 

 

 

“呵,你是随便召唤我的吗?” 

 

 

“嘛,当然不是。”宗像推了推眼镜。 

 

“哈。”简单应答后,周防将视线下移至身下的魔法阵,“话说宗像,这个世界,有魔法吗?”他记得除了石板和异能者,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什么其他特殊力量了。 

 

 

“看来是有的。这是从国家图书馆中发现的,觉得有趣就来玩玩看罢了。” 

 

 

绝不是为了召唤你才去找的。 

 

 

其实周防觉得他有听到那句不坦率的言语。 

 

 

但是他没有抓住这点去捉弄宗像。 

 

 

怕捉弄到一半,宗像不满意了,直接把魔法阵撕了。 

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被送走。 

 

 

“哈,真是凑巧。”他慵懒的金眼也漾出了笑意,哪可能这么巧, 

“你有烟吗?”中断了魔法阵的话题,周防向宗像问道。 

 

 

回答想当然是没有,宗像可不是个时常抽烟的人,更何况现在是上班时间。 

 

 

“呵。”周防从魔法阵上下来,摘下了宗像的眼镜,弯身亲吻那美丽的紫色眼眸。 

他可以感觉到长长的睫毛在颤抖。 

 

 

“请问阁下在做什么?”半瞇着眼,宗像没有拒绝周防亲密的举动。 

 

 

如猫一般。尊贵、骄傲还有爱撒娇。 

 

 

一串形容词跃入周防的脑。 

 

 

“哈,”他愉快的轻哼,“没什么,只是因为现在没有烟可以抽,只好用别的代替了。” 

 

 

“阁下今天的话很多呢。” 

 

 

“嘛,太久没见了。” 

 

 

 

 

 

 

02 

 

沉默了一阵,周防开口:“宗像,这段时间你过得还好吗?” 

 

 

“没有阁下制造的一堆烂摊子,我过得挺轻松的。” 

 

 

“哈。” 

 

 

“回去吗?吠舞罗。” 

 

 

“不了,现在的王是安娜吧。” 

 

 

“牵挂只剩我了吗?” 

 

 

“呵。” 

 

 

没有否认。 

 

 

“阁下在回去之前有什么打算?” 

 

 

“听魔法使礼司唱歌吧。”周防打了个哈欠,不清晰的说着,并自顾自地躺到办公室的榻榻米上准备睡觉。 

 

 

即便不是一个活人了,睡觉还是一个习惯。 

不然没有礼司的时间可以干嘛呢? 

 

 

一旁还在座位上的宗像则是对于周防的言论表示:“在下并不是魔法使。” 

 

 

周防睁开原本已经闭上的双眼瞥了一眼魔法阵。 

 

 

“在下说过只是觉得有趣试试看,并不是因为是魔法使才试的。” 

 

 

“把我召唤出来就是魔法使了,唱歌。” 

 

 

“不可能。” 

 

 

“唱歌。” 

 

 

“不可能。” 

 

 

“唱歌。” 

 

 

“在下说过了,不可能。阁下今天似乎一直让我重复同样的话语呢。” 

 

 

“呵,伏见进来前你在做什么?” 

 

 

“……研究魔法阵。”绝对不是唱歌。 

 

 

“所以是魔法使了。不唱?”结果话题很微妙的又绕回来,循环着。 

 

 

“绝不唱。” 

 

 

“哈。” 

 

 

两人说着幼稚的对话,就像是每天都见面的朋友,因为太常见面而不知道该聊什么般,谈着毫无意义的话题。 

 

 

“哼。” 

 

 

“哈。” 

 

 

哼着单音,也不能说是没有意义。 

光是一个音就可以包涵许多感情。 

 

 

然后宗像从座位上起身走向茶室:“那么,身为被魔法使召唤出来的魔物,请问阁下什么时候要回去?” 

 

 

“不知道,可能等加百列他们想起我跑回来的时候吧。” 

 

 

“……你信教?”宗像在茶室端正坐好,优雅地准备茶具。他不会说从一个王口中听到加百列有多有趣。 

 

 

“不,他们可能是觉得王的身分很有趣才蹭到我身边的。” 

 

 

“那么,在阁下回去之前的时光都是属于我的?”话锋一转,又从信仰转回。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 

 

 

“那,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是时候离开屯所,去享受你那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的第二次人生了。”宗像停下手中的动作,视线看往躺在一旁的周防。 

 

 

“哈,你不是很嫌弃我吗?怎么我这次回来,这么珍惜和我一起的时光?” 

 

 

“在下刚刚那句话只是提醒阁下享受阁下自己的时光。” 

 

 

“呵,那我刚刚吻你的眼时,你的笑容,还有你那句‘回去之前的时光是属于我的’是怎么回事?” 

 

 

“阁下是要把生平难得使用的脑袋使用个尽吗?” 

 

 

回应他的又是一个单音,正想把注意力放回烹茶,周防却旋即站起,在宗像措手不及的时候将他拦腰扛在肩上。 

 

 

“请问阁下是在做什么。”尽管有着青王的力量,宗像并不打算为了从周防肩上下来而使用。 

毕竟周防已经没有赤王的力量了,能不能承受住还是一个谜。 

但是身体力量上的差距让他无法挣脱周防,被蛮横的扛出了Scepter 4 ,路上经过的氏族成员,只能露出看到鬼的惊恐脸。 

 

 

“难得阁下并没有把屯所打出一个大洞。” 

 

 

“哈,徒手破坏建筑?宗像,你见到我太兴奋,脑袋停止运作了吧?” 

 

 

“啊……,不,”宗像推了推眼镜,“就算失去了力量,阁下还是可以找工具破坏的。” 

 

 

“不觉得直接走正常的路出来会比较快吗?” 

 

 

“咳,话说你什么时候要放我下来?”宗像轻咳一声,转移了他接不下去的话。 

 

 

“……”其实冲动之下将人带出来的周防并没有思考过接下来的目的地,在宗像问了问题后,也无法给对方一个确切答案,只好默默的在踏出Scepter 4 大门前将宗像放下。 

 

 

Tbc

 

这里弱弱的问个下次想要看[尊礼]魔法使,还是要Doll( S4 & Homra )

没人回的话大概就是另外来个伏八短篇这样:3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