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 -魔法使 Day2 01

尊禮-魔法使

Day 2

01

今日早晨,周防是在宗像的臥室裡醒來的。

“唔……宗像?”

他沒有看到宗像。

他記得昨天看完電影、吃完飯,他們就到處亂晃,最後回到宗像的住處蓋棉被純聊天。

那麼,宗像現在在哪呢?

他從床上起身,不若平常整日昏昏沉沉,不用壓制力量,他清醒多了。

環顧了一下一絲不苟的房間,乾淨得沒有一片灰塵。

推開房門,周防走了出去,宗像的住處對於一個人來說,有些大,卻剛好能襯托出宗像孤傲清冷的氣質。

但是現在不用維持那種孤獨感了。

他有他。

周防繼續向前,走到發出聲音的廚房。

“閣下起得可真晚。”果不其然,宗像就在廚房裡。

他穿著圍裙,一改平常剛硬冰冷的形象,為自己增添了柔軟可人的模樣。

手裡拿著鍋鏟煎著簡單的培根加蛋,蛋白質加熱的香氣充滿在潔淨的廚房。

“呵。”周防回應他一聲,逕自走向宗像背後環住他。

“請閣下不要妨礙在下行動。”

周防將下巴靠在宗像的肩窩,“不要說敬語。”他用撒嬌的語氣說,並將他抱得更緊,“我想嘗嘗看愛妻便當。”

“宅在家裡的人吃什麼便當……”宗像輕輕掙脫了周防的懷抱,俐落地將荷包蛋和培根盛起,
再一個迴身親了一下周防。

眼裡帶著狡黠的笑。

“吃早餐?”宗像隨即像是什麼的沒發生的樣子,端起盤子問,優雅地帶到餐桌。

餐桌不大,剛好是兩個人用餐的大小,但是對一個人來說真的太大。

平常很寂寞吧?宗像臉上的表情通常都掛著同樣一副微笑,令他看得很不舒服。
也許他只是什麼都沒說罷了,裝得若無其事。

除了戰鬥的時候,周防真的不知道那張笑臉下在思考什麼。
防護一層一層包裹著,偽裝層層疊疊遮掩掉他心底最深處的想法,
偶爾那幾次、例如眼鏡櫥窗購物或者桑拿像是三歲小孩。

“怎麼了嗎?”宗像見周防怔怔不吃,停下手中的刀叉,關心的問。

“沒什麼,只是在想我們昨天剛交往,今天就同居,明天是不是可以領結婚證書了?”[1]

“你這次回來,垃圾話變多了。”宗像笑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搖頭。

“魔法師和魔物的婚姻,不是很有趣麼?”

“……如果你嫌精力太多,多到必須說垃圾話,大可以去運動運動。”宗像瞇起眼微笑道。

“哈,你是說在哪的運動?”絲毫沒有被宗像的氣場威脅到,周防輕笑。

“當然是運動場。”宗像完美迴避了周防的調戲,繼續了他的用餐。

早餐結束,宗像起身收拾桌子,並問道:“閣下有想好今天要做什麼嗎?”

“沒有。話說宗像你的敬語又跑出來了。”

“抱歉,個人習慣。”

“再怎麼沒常識也知道情侶間不會用敬語吧?”

其實周防覺得他這樣可能有點急了,急得就像是他馬上就會消失一樣。可他真的很想好好和宗像度過每一分每一秒,宗像的敬語讓他感覺,他只是一個認識的朋友,
不是那個特別的,唯一的存在。
他覺得自己好狡猾、好殘忍。

“我會多注意的。”宗像道,“既然閣……你沒有想去的地方,今天我們去遊樂園吧?”[2]

[1] 神探夏洛克的梗,原本是見面第一天就同居,明天是不是就要領結婚證書(背不太熟、大概是這樣的意思

[2] 關於日文,我只知道越長通常就是越尊敬,是否能斷閣下我不知道(應該是不行。。。),總之這是用中文寫的所以關於外國語言的文法問題就忽略吧ouo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