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一眼(原名海上傳奇)part1

👉海軍尊x海盜礼

👉名字仍舊是暫定(取名障礙)

👉盡量不ooc

👉第一發丟多一點

👉關於BE和HE…我擬了五種不同結局,所以我無法告訴你們( ´▽` )ノ

👉有一些關於海盜的小知識放文後

👉原本想要碎碎唸更多,但是忘記要說什麼了,所以正文開始吧www

________________

01

他是一個海盜,在這個年代裡最猖狂的海盜。

關於他的傳說多得數不清,外界傳言他是個與眾不同的海盜,不是粗魯野蠻,而是紳士、英俊,甚至也有傳言是美得令女人都無地自容。

這些傳言多半來自港口的酒館,那裡是海盜在陸地上最愛的地方,也是海軍痛恨的地方。

海盜們在那裡喝酒作樂、收集情報,位處偏僻的酒館卻是需要門路才找得到的地方,海軍恨得牙癢癢的,卻從來沒能發現。

畢竟那裡的人們除了一開始的原生居民受到迫害,其餘都是在成為海盜聚集的港口後才到來,平日和海盜關係甚好。而不管是原生還是後來才來此定居的人民,都從海盜手裡得到不少利益。

如此,為了持續擁有海盜帶來的附加價值,海軍要從港口得到海盜的消息可是難上加難。

只不過,現在不同了,港口住民中出了一名海軍,同行大可向他打聽打聽。

這名海軍有著火焰般的紅髮,英俊自信的臉上卻同時在眉宇間流露出不羈,相當引人注目。成為海軍前,他不過是寄住在酒館二樓的無業青年,打小就和酒館的少當家交好。

紅髮青年在眾人印象中便是一個生活只有睡和醒之差的人,原本眾人以為他打算一輩子待在小酒館,醒了睡,睡了醒,可能偶爾幫忙酒館的生意或是去一些聲色場所,沒想到有一天他突然就去報考了海軍,

更沒想到莫名其妙還給他考上了。

而酒館的少當家不知道也發了什麼病,看到紅髮青年當了海軍,拋下家業也跟著去從軍。

一年內紅髮青年和酒館少當家立了不少功,尤其在追捕海盜方面,無人能及。

因此軍方特別允許他們擁有專屬的船艦和專屬的成員以及特權,讓全力追捕海盜。

日後令海盜聞風喪膽的Homra號,正式在紅髮青年成為海軍後一年啟航。

02

“下一個目標,我們找誰好呢?”Homra號上的副船長,也就是前面提及的酒館少當家草薙出云百無聊賴得靠在甲板的扶手上,隨著他們的全力追捕,海盜還是不少,卻比以前猖獗的黃金年代少很多。

餘下都是小海盜,唯一同海盜黃金年代般惡名昭彰的是Scepter4號的宗像禮司。

他是海軍最頭痛的對象,有船員愛戴敬畏也有沿岸居民喜愛,同時十分有禮,且讓人捉不到把柄。

每一次海軍找上他都找不到他有掠奪別船的證據,Scepter4號中從來沒有什麼金銀珠寶,像是一艘只是用於出遊的船艦,而被他掠奪過的船隻的船長,多半被他用不知道什麼方法馴得服服貼貼,就好像商品財物都是他們自願雙手奉上一樣。

弄得他們海軍才是誣衊別人的壞人。

“Scepter4。”平時一句話也不說的船長突然懶懶地道出一個詞,“這一次,由我們和Scepter4玩玩。”

看著可能比海盜有更多流氓氣質的船長,草薙有點擔憂當這個最強海軍船隊和最強海盜船隊面對面時,會不會把海一劈為二,
他腦袋浮現了摩西讓海分開的畫面,並把兩船船長放在中間,這戰力,誇飾點還真的能劈海吧。

兩人都強得像鬼。

其實他對於兩人的戰鬥滿有興趣的,只要船不會沉就可以了。

“也是可以啦,不過你有他們的行蹤嗎?”

“安娜有和我建議到這個座標。”周防尊,也就是Homra號的船長,上述醒了睡,睡了醒的紅髮青年,從口袋拿出一張紙片,上面寫了一串數字。

“她有說這個座標會找到Scepter4號?”

“沒有,她要我在不知道往那個方向前進時依照這個座標走。”他將紙片塞到草薙手裡,要他往那個方向前進。

櫛名安娜是草薙家常駐占卜師,聽說她有看到過去未來的能力,原本眾人是訕笑著不相信的,但是在那附近發生的事情也確實常常依照安娜常常說出的提示進行,讓人不得不相信少女是個可以占卜未來的異士。

例如她曾經邀請海岸邊的住戶到酒館聚會,當天岸邊住宅就被海軍追捕海盜的大砲炸毀。

又例如她建議酒館除了酒和小菜之外可以進點茶葉賣賣,根據她當時的說法是也許有奇特的海盜喝膩了酒想喝茶,隔天酒館就來了一位詢問有無茶水的海盜。

她的提示常常若有似無,不過通常算命的也都是這副德性,看在她年紀小且曾經保住了不少港口居民的性命和金源,港口的大家還是對她禮貌周全,什麼危險發生第一個想到安娜安全與否。

然後在這一次出航前,安娜塞給周防寫了座標的紙片,神秘地要他在不知道前進方向時往那裡去。

周防也怔怔的收下謎之紙片,若不是草薙問他知不知道Scepter4的去向,他大概會讓紙片留在口袋,等待哪一天大風大浪打濕外套濡濕它,然後爛掉。

Homra號的副船長兼參謀默默地接過周防塞給他的紙條,去研究研究了地圖後向整船指揮著前往目標。

03

Homra號到達座標時發現那裡是個小島。

船員當時挺失望的,以為馬上就會有一場硬仗可以打,沒想到一路無風無雨順順暢暢駛到小島旁。

期待打鬥的熱血青年們十分的失望。

“嘛嘛,在海上航行了這麼多天,剛好可以順便補充點物資。”草薙拍拍這群血氣方剛的少年船員,用像是安慰他們的語氣說。

然而這群少年完全沒有受到安慰的感覺,舉步頹喪地往島上甚至稱不上村莊的聚落。
面對聚落的人總比面對潔白得無涯的沙灘好,大概。

“真是的,船長和船員,沒一個省心的。”草薙看著他們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笑。話說他們的船長,早就已經自由自在地往聚落晃,草薙向船員說話以前就看不到蹤影了。“這樣的船隊真的能和傳說中的Scepter4對戰嗎”草薙苦笑。

抱持著“是安娜的占卜嘛,一定有意義”的心,也因為發現聚落比看起來的要繁榮,船員都樂了起來,不再像剛下船一臉絕望的樣子,開心的在聚落裡面逛了起來。

他們最後都聚集在聚落裡面唯一的酒館,這就像是海上男兒的天性,酒水總是他們生活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重要得上了陸地也戒不掉的海上習慣。

正當耳酣酒熱之際,酒館老闆向門口吆喝:“喲!您好久沒來啦!怎麼沒看到您的船呀?”引得眾人的目光齊向門口看去,只見一位氣質出眾的藍髮男子含笑步入酒館,向酒館老闆答道:“您好,好久不見了,我們這次是從島另一方的簡易港上來的,所以您才看不到我們的船。”

“呀!別對我說敬語啊!我只是小酒館裡面微不足道的人啊!”

“別太客氣了,這裡的地主是您們啊。”藍髮男子綻出一個完美的笑容,並在吧檯前坐了下來,正好坐在周防身旁。

“您好,新來的嗎?”藍髮男子友好地對周防搭了話,隨即他點了一杯茶。

這人的氣質高貴優雅得和長期航海的人完全不像,說他是航海人,可能比說他是王公貴族還讓人難以置信,可是酒館老闆的話語明顯他是一位船員。

“你在航海的時候也喝茶嗎?”周防嗤笑了一下,真是奢侈呢。在船上,水可是比酒還珍貴的東西,喝茶?不太可能。

“不,喝茶是上岸後的小小確幸,平時不太可能喝的,不是嗎,閣下?”藍髮男子平靜地喝了一口茶。

“呵。”周防輕輕笑了一下,“喂,你叫什麼名字?”他問道。

“在下名為宗像禮司,您是周防尊吧?”

“哈,知道我是誰還這麼自在地喝茶。”周防嘴角勾出了微笑。宗像禮司,他這次目標的船長。他可是第一眼就認出了他,那特殊的氣質和出眾的容貌十分好認,不花一絲一毫力氣。

“這個嘛,果然還是應該要逃嗎?”宗像裝作困擾,然後轉頭面向周防,露出一個微笑,“還是來打一場?”

“打。”周防答道,隨即從懷中拿出一把手槍,擺好架勢,等宗像拿出武器。

宗像一口氣喝完了剩下的茶,起身向外走。“出去打吧?別破壞民宅了,海軍。”

宗像的背影很美,英姿煥發,挺直的背脊帶出尊貴的感覺,剛好在腰部束緊的外衫增添性感,細長的腿踩著筆直的步伐。

周防怔怔地看著宗像的背影,彷彿它比其他婀娜多姿的女人更加吸引他的目光。
而事實似乎正是如此。

海盜向來都該是又髒又臭又粗鄙的,今兒哪來這全身乾乾淨淨又優雅的海盜,這分明是詐欺嘛!

周防尊覺得,光看外貌,Homra號上每一個人都比宗像禮司更像海盜,因為擁有特權,Homra號和一般的海盜船比起來,除了不受海盜十誡約束外,平時生活起居只怕比海盜更海盜。

“您怎麼了?是臨時不敢了嗎?”見周防遲遲不出來,宗像回過身問。

“不,怎麼會?”

Tbc

(可略部分)

這裡講一下,宗像的原型是巴沙洛繆·羅伯茨,他是海盜黃金年代最後的海盜,正考慮要加入愛德華·蒂奇的結局(BE)還是亨利·埃弗里的結局(HE),因為兩者各有魅力。

然後海盜和私掠船不一樣,羅伯茨的年代已經收回私掠船許可,所以所有搶劫別人的船隻都是海盜船,都會被絞死的。

今日的海盜補充資料結束( ´▽` )ノ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