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一眼(原名海上傳奇)part2

👉海軍尊x海盜礼

👉@舒亦羽生快特別發佈

👉因為內容很多不在海上,主線也不是海盜故事而是海盜戀愛故事,所以決定改名

👉海盜小知識一樣放後面

👉快追上我寫的進度了qwq

👉可以留言或找我說話喇我不會吃掉你的,不然我好寂寞啊😂

04

“您是相當有名的海軍呢。”宗像從腰間拔出了短劍,“宗像,拔刀。”

“你也是相當有名的海盜不是嗎?”周防拿著槍,輕輕地轉了幾圈,然後衝向前,攻擊。

他用空著的那隻手揮了一拳,拳風颯颯,只見宗像將刀橫在周防拳頭的去路,周防在拳快撞上刀時滯了一下,拿著槍枝的手瞬間出現在他二人之間,一個和著手槍金屬槍身的上勾拳幾乎打到宗像的下巴。

宗像不得不向後一躍,避開了那一拳,“您打鬥的方式真是粗暴。”他勾起了笑,提起短劍再上,“您的氣質真適合當海盜,不考慮改行嗎?”他一邊調侃周防,一邊揮了一劍。

周防伸手護臉,只覺劍風劃過他的臉龐,特別疼,手一抹,才發現一條血痕已出現在他頰上。

“你的提議不錯,不過暫時還沒有這個打算。”血腥似乎更燃起他的鬥志,周防露出挑釁的笑容,舉起槍,射了一彈,而對面的宗像從容地拿劍擋下,蠻橫地就把子彈一分為二。

接著周防衝到宗像面前,速度快到宗像只來得及伸出手包覆衝著他精緻面龐而來的拳頭。

拳頭的勁使他倒退了一步,周防沒有停下攻擊,迴身一技側踢踢向宗像的腰,宗像用左手臂胡亂抵擋,疼得幾乎骨折。

周防再拿出肉搏以前放回槍袋的手槍,對準了宗像的太陽穴,“宗像,你完全沒有認真。”

宗像揉揉左手臂,露出笑容道:“恕在下直言,雖然這個側踢下手很重,不過您也完全沒有認真不是嗎?”

周防甩了甩槍,接著將槍收回槍袋中,“是為了拖時間?”

“哦呀,被您看出來了。”宗像露出一個符合他形象的奇異笑容,與不帶溫度的的微笑不同,是含有其他意義的笑,但周防看不出那笑容的意義。

“是為什麼拖時間?”

只見宗像眼角餘光瞥了瞥一旁的樹林,“也許是,想與您多相處會?”

“說笑嗎?是為了讓船員補給物資吧?”

“既然知道了還問什麼呢?周防中尉?”他笑了一下,隨即向周防淺淺地行了一個禮,“遊戲結束了,在此向您告辭。”然後他轉過身,跑向島上的樹林。

聽到宗像的發言,周防首先沒反應過來,沒想到宗像說跑就跑,但他很快地回神,並追上去。

而從宗像和周防走出酒館後就一直在觀望他們的草薙發現了情況有點不對勁,
便大喊著要Homra號的船員出動。

追著宗像穿過了樹林的周防發現這裡有個簡陋的港口,而港中停泊著一艘小船,遠方水深處則停了一艘大船。

小船上有一人用不耐的神情對宗像說:“船長,你玩太久了。”

但他的眼神在看到周防時突然一變,周防也同時認出他來。

“伏見。”

“嘖。周防尊……先生。”

其實周防不太確定那人的身分。Homra號曾經有一個年輕海軍,伏見猿比古,他和另一個熱血陽光的年輕海軍一起進入了Homra號,陽光熱血的年輕海軍個性和Homra號裡面的大家十分相合,在Homra號如魚得水,而原本還會待在陽光海軍身邊的伏見在發現陽光海軍沒有他也很好後,總是自己陰沉地窩在小角落。

然後有一次他們回港開始了兩個月的休假,伏見在自己家時收到了宗像的邀請,邀請他加入Scepter4號,他考慮了一下便決定離開了,他甚至沒有告訴曾經和他形影不離的陽光海軍。

他離開之前,周防是知道他要離開的,不過他沒有做任何阻攔,即使海軍的職責是要追捕海盜的。

因為他知道Scepter4會比Homra更適合伏見。

眼前身在Scepter4的伏見猿比古,已經和身在Homra時有著大大的不同,一改以前纖弱的形象,他現在看起來十分……堅強。

也許是因為從兩個人變成一個人所必須適應的改變。
他的外表和氣場都有所不同。

“伏見,請將船駛離周防尊。”快抵達小船的宗像提醒了伏見,也將周防從思緒拉回。伏見大夢初醒地划起槳,昔日的上司帶給他的壓迫感始終揮之不去。

被宗像逃掉的周防在岸上看著他們的小船,伸了一個懶腰,原本面對宗像幹勁滿滿的身姿立刻回復成了慵懶的雄獅貌。

身後趕來的Homra船員看著遠方大船的離開,才發覺剛才追著的人物是Scepter4號的船長宗像禮司。

各自暗嘆了一聲可惜和後悔自己沒有多注意一點船長,他們集體向周防道個歉,但見周防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嚴肅的氣氛立刻散盡,回復到平日Homra號有活力的樣子。

“嘛,下次再加油。”副船長草薙對大家說。

05

既然照著安娜的提示見到了Scepter4,Homra的眾人在海上繼續巡邏幾個月之後,回到了港口,休息兩星期補給物資與探親。

周防自然而然地回到草薙家的酒館當回兩週的無業遊民,不過最近他腦袋裡想的都是那日在島上看見的優美身影,一步一步踏著堅定步伐的背影是如此的迷人,輕啜茶飲的側臉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

明明應該是一個眾人愛戴的海盜船長,一舉一動卻隱隱透露出孤獨。

他感覺到他們的對立之中有那麼一點點的相似。

“尊,上次那個座標,還好嗎?”一個軟軟的女聲將他拉回現實,一位身穿暗紅色蕾絲蓬蓬裙的女孩子站到他的面前,人偶般精緻的面容沒有表情。

“遇見了宗像。”他對那女孩道。

“沒有受傷吧?”

“沒事的。”周防寵溺地揉揉她細軟的頭髮,女孩也點點頭,小跑步坐回她常常窩著的沙發小角落玩起紅色的玻璃珠。

她就是櫛名安娜,酒館的常駐占卜師,十二歲的稚齡讓她在酒館裡顯得格格不入,可以算是一個吉祥物而非占卜師的存在。

“安娜,最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會發生嗎?”終於打理好酒館裡的生意,草薙出云點了跟菸坐到安娜身旁問。

“這幾天,尊會有一個……”她停頓了下,歪頭考慮了一下接下來的話,“豔遇。”最後她說。

“……豔遇?”聽到這個詞,草薙不禁擔心起寄住在他家的年幼占卜師教育問題,還有關於這個占卜的內容。

這個聽起來就是周防會遇到他生命裡最重要的人之類的,但是周防尊是對於女人和酒可是從來沒有多少興趣,那麼,這個豔遇對象是什麼樣的人物呢?

想必是個容貌和性格都十分出眾的人吧。

坐在一旁的安娜沒發現草薙陷入了沉思,回答道:“嗯,出發前幾天。”

Tbc

上一章有出現一個名詞是海盜十誡

這是羅伯茨提出來的

1. 對日常的一切事務每個人都有平等的表決權,但須遵守船長的命令

2. 偷取同夥的財物的人要被遺棄在荒島上

3. 嚴禁在船上賭博

4. 晚上8點準時熄燈

5. 不許佩帶不乾淨的武器,每個人都要時常擦洗自己的槍和刀

6. 不許攜帶兒童上船,勾引婦女者死

7. 臨陣逃脫者死

8. 嚴禁私鬥,但可以在有公證人的情況下決鬥,殺害同伴的人要和死者綁在一起扔到海裏去在戰鬥中

9. 殘廢的人可以不幹活留在船上,並從「公共儲蓄」裏領800塊西班牙銀幣。

10. 分戰利品時,船長拿全部財物的15%,一名水手長、一名木匠和一名武裝水手合起來分12.5%

以上是今日海盜小知識( ´▽` )ノ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