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周防尊遇到了一個難題

👉學生尊x教師礼 ,微前赤青

👉活動文,主題 校園

👉ooc大概有(畢竟人家是青春年華的周防而不是成王的周防(?

周防尊,十七歲,正值青春年華,最近遇到了一個困難。 

困難的源頭就是他的高三生涯有了個新的班導師,宗像禮司。 

原本的班導,羽張迅,是有著一頭中長髮、外貌十分年輕的男性,原本覺得這老師挺好的,他蹺課也不太管,但是聽說去年有位學長迦俱都玄示在畢業典禮上向羽張迅求婚,這部分他不是很清楚,畢竟這種時候正是蹺課好時機不是嗎? 

等到他下一次回學校上課時,鄰桌好朋友草薙出云就告訴他老師和學長的事情,且還聽說到羽張迅答應了迦俱都玄示的求婚之後就閃電結婚,並且在學期中去了蜜月旅行。 

接著,塩津元成為了幾個禮拜的代理班導。周防覺得他稍微嚴肅了點,但看這人和草薙混的還不錯,對他就沒什麼反感,只是偶爾會懷念懷念羽張迅。原本以為塩津元就會一直當他們的班導了,沒想到期末倒數幾天時,羽張迅終於還是回來了,不過他只是回來宣布學期結束後他會把工作辭掉,所以周防高三的班導師才會換成現在眼前的男人。 

一頭群青色的短髮,瀏海又長又翹,飛揚得很是張狂,細框眼鏡卻恰恰好將他的氣質收斂得十分溫和,唇邊掛著淡淡的微笑。 

但是他應該要收斂起來的壓迫感正在慢慢從背後散發出來,正對著站在門口的周防,笑得一臉人畜無害地問:“周防同學,請問你昨天為什麼蹺課呢?” 

“啊……” 

“放學後請留下來好嗎?我想我必須和你談談,現在請回座位。”宗像溫文有禮地對周防說,不過周防直覺他現在遇到他人生的魔王。 

宗像用粉筆敲敲黑板,開始授課,而坐在教室角落的周防已經開始在想放學後要去哪兒溜達。 

有誰會這麼乖巧聽話地留下來? 

但是周防的直覺可不是假的,宗像禮司的確是他生命中魔王般的存在。 

放學時他竟然在周防前腳正要踏出教室前叫住了他。 

“周防同學,我不是請你放學留下來嗎?請問你要去哪裡?” 

“啊……哼……”他收回腳步,認命地回去面對宗像,畢竟如他這般怕麻煩的人,要他開始青春地奔跑甩掉宗像,實在是不可能。 

“虧我還認定你是聰明只是不肯認真的學生呢,原來真的是笨蛋啊?”宗像故意擺出了既訝異又困擾的神情。 

等等,為什麼他的評價變成笨蛋了?周防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哈?” 

“當我的課是最後一節時,還想著從我眼皮子底下溜走,不是笨蛋是什麼?”宗像將手中的講義輕拍上周防的頭,“走吧,去找個地方談談。”他走到前頭,領了周防往辦公室走。 

接著周防就發現他對於學校的了解真是太少了,因為當宗像帶領他進入辦公室時,宗像沒有在自己的座位停下腳步,而是走到辦公室角落的一扇門前要周防進去。 

“看你臉上的表情,你一定不知道學校有這種空間吧?” 

門後的房間有著一張矮桌、單人沙發和雙人沙發,那雙人沙發看起來十分舒服,似乎很適合在這裡睡覺。 

“這是為了保護學生隱私的咨詢室,畢竟在辦公室讓大家聽見談話內容不是一件好事。”沒有在意周防的沉默,宗像微笑了一下便踏足進入房間。 

進入房間後宗像逕自往單人沙發坐了上去,紫色的眼眸直直勾著還在門邊的周防,逼得他不得不進去。 

“那麼,我就單刀直入地問了,周防同學,你對未來有何打算?”宗像從一疊講義中抽出了一張成績單,上面印著周防的名字下面填著慘不忍睹的分數。 

“這種在校成績是很難申請到好學校的。” 

“……一定要讀大學嗎?”周防大剌剌地坐上雙人沙發,一臉不耐地看著那張成績單。 

“你都已經選擇了高中,不繼續升學以後要怎麼生活?要怪就怪自己當初沒選擇高職來就讀,雖然說現在的高職生很多都會選擇讀科技大學而不是就業。”宗像推了推眼鏡,用他低沉卻優雅的聲音說。 

“嗯……”周防繼續盯著成績單,不發一語。 

這時一隻白皙的手進入了他的視線,修長的手指在成績單上一轉,原本朝向他的文字立刻被轉到了令一個方向。 

“周防同學,我在向你說話,請你看著我。” 

周防不得已抬起眼看向他的新班導,這才發現宗像除了壓迫人的氣場、奇妙的髮型外,眼鏡底下有雙美得不真實的紫眼。 

“你帶紫色的隱眼?”周防脫口而出,話語從口中蹦出的同時他就後悔了。 

周防從宗像的面無表情中看不出什麼,但是他說出口的話真是狠狠打擊了周防:“你有看過誰這麼無聊帶隱眼又帶眼鏡,周防同學?” 

是誰找來這麼一個欠揍的老師當他班導的? 

“……” 

“好了,回到剛剛的話題,我想你必須開始認真唸書,若是連大學入學考試都沒考好,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幫你了。” 

“你不是說我是笨蛋嗎?笨蛋認真還是笨蛋的。” 

“不,剛才的只是玩笑話,”宗像翹起二郎腿,用王者般的姿態向周防道:“我認為以你的資質,是有機會進好學校的。” 

“……麻煩。” 

“身為一位老師,我希望盡可能的幫助所有學生,所以周防同學,請你以後晚自習,只要不是我的點燈時間,都到辦公室來,我會把你兩年以來荒廢的課業在最短的時間內教完。” 

“不要。” 

“周防同學,我相信你不會希望自己的畢業證書上面寫著肄業的。”宗像再度推了推眼鏡,周防彷彿可以看到鏡框邊緣閃出精光。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如果我考上了好學校,有什麼好處?”周防不得不妥協,畢竟他只是學生,在想要畢業的前提下,這個威脅真是非常地有用。 

“獎勵嘛……等你考上了之後再來跟我索取?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會盡力完成。”宗像微笑地對他說,這種上對下的感覺,老實說,周防很不喜歡。 

“你說的,到時候可不要反悔。”比起上對下的厭惡感,周防更討厭的是這位老師給他一種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的感覺。 

不舒服。 

“為人師表,我是不會做出出爾反爾的事情的。”宗像回答。 

// 

“那麼,今天就從高一數學開始吧。”宗像從一疊講義中抽出一本‘高中數學1’,放到周防面前,“你哪裡需要我幫你複習呢?” 

“……你該不會想幫我複習全科吧?你的專業不是現代國文嗎?”周防默默地看向宗像自己手裡的數學講義,裡面用優美的字體注記了滿滿的筆記。“你是為了幫我複習特別去準備的嗎?” 

“不,我想你誤會了,首先,我平常就有在複習以前學過的東西,再來,我並不是特地為了周防同學你準備的,我打算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同學,你只是恰好是第一個罷了。那麼,現在可以開始上課了嗎?” 

“嗯……”周防不甘願地回答。 

從頭到尾周防都沒有認真在聽宗像講課,他觀察起身邊這位講得非常認真的老師,發現他除了有著美得令人不寒而慄的紫眸,還有長長的睫毛,再配上雪白的肌膚和他群青色的髮絲,那叫啥的,雪地裡的妖精? 

“周防同學,請問你有在聽我講課嗎?”宗像抬頭皺眉看向心已經飛到不知何處的周防。 

“沒有。”周防照實回答,看著連皺眉不悅都美如畫的老師,周防突然覺得每天晚自習到這裡來欣賞宗像其實挺不錯的。 

但正當他這麼想時,宗像卻重重地垂了周防的腦門:“請你專心,我想幫助你、救你的課業,至少讓你有中後段學生的水準,請你配合而不要辜負我的苦心。” 

“……是、是。”揉著有點痛的頭,周防調整坐姿,準備來聽一小段試試。 

結果大出他的意料之外,明明是教授現代國文的宗像教起數學來卻不比他的數學老師差,甚至更好,用淺顯易懂的方法把觀念講清楚,帶著他算幾題經典題型,以前總是亂七八糟靠小聰明解開的題目瞬間變得脈絡清晰。 

周防表示有如此的老師和如此教學,他真心誠意願意繼續學習了。 

不過最大的主因當然還是這位能讓自己大飽眼福美如畫的老師。 

原本頭腦也不差的周防在這樣的學習下突飛猛進,不過當他從班排倒數第一的排名前進到前二十名的時候,宗像的一對一教學就宣告結束了。 

周防心裡真是萬分可惜,不過他打定主意繼續用功了,追美人可以緩緩,他打算在大學入學考試考個榜首再來個抱得美人歸。 

宗像老師不知道周防心裡的盤算,但是看從前的問題學生變得如此用功上進他感到甚是欣慰,在心底默默為他祈福。 

大學入學考試放榜,周防沒考上榜首,畢竟讓一個高三才開始努力的人突然拿到榜首不是太對不起那些努力三年的同學了嗎? 

但周防還是拿了個探花回來,他各科的老師都在心底默默掬了辛酸淚,頭痛兩年這孩子終於修成正果,不負他們苦心。 

最後周防用他傲視群倫的成績申請上了一個好學校,但是這還不夠,他還有個終極目標。 

“宗像,你還記得你答應我要給我獎勵的,對吧?”畢業典禮前幾分鐘,周防到了宗像面前問。 

“在公眾場合請稱呼我為宗像老師,”宗像首先糾正了周防在晚自習養成的叫法,繼續說:“關於那個獎勵,我還記得,不知道周防同學想好了嗎?” 

“等下在典禮中,我會問你一個問題,麻煩說‘好’。” 

“不侵害到個人名譽的話,可以。”宗像道。 

很快的,畢業典禮開始了,各種領獎和領畢業證書,等到輪到周防上台時,他向一旁的後勤要了隻麥克風,後勤原本不肯的,但周防又誠心拜託了,後勤見這面目凶惡的同學一而再,再而三的拜託,勉為其難的給了他一隻。 

周防在台上領了證書,但他沒向其他人一樣領了就下台,而是拿出麥克風,轉向台下,開口:“宗像老師,我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好嗎?” 

全場先是沉默,再來變得轟動,大家沒想到去年傳說的求愛場面今年又會再出現一次,而且又是學生對老師。 

眾人拱著宗像從師長席起身,被當眾告白的宗像沒有一絲慌亂,眼角唇邊溢滿了笑意,他用不大卻能讓周防聽到的音量道:“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周防幾乎是直接跳下台,奔向宗像並狠狠抱住他,但他的腦袋馬上就被拳頭攻擊。“畢業典禮還沒結束,請你回你該在的地方。” 

總之,周防最終也算是抱得美人歸了,那麼,他的困難到底是什麼? 

他在思考求婚的時候要怎麼樣才能讓宗像沒有say no的餘地。 

Fin.

以上關於學校硬體設備是用我的學校為範例的、考試制度是四處混一點變成大雜燴式的考試制度、畢業典禮是以日本畢業典禮為範本

(其實面臨高三生活的我誠心希望我也有禮司這樣的老師((捂臉

寫這篇的時候也想過周防都認真唸書了我怎麼還在碼文呢?
就算世界末日也不能阻止我寫文的何況唸書(x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