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明日邊界(1)

👉傭兵尊x軍人礼

👉其實這是短更兼假單,短的是期末考,長的是學測,兼之隔壁同學的喋喋不休,我下課無法碼文,大概以後會更很慢,除非我願意獻出我的肝😂

👉文裡很多是網上找的名詞,例如M18A1闊刀地雷(?

👉其實有00 ← 序

👉宗像會不會太話嘮啊哈哈

01

周防尊,吠舞羅傭兵團的團長,他怎麼也想不透為何他只是去買包菸,回到據點Homra的時候Scepter4的隊長宗像禮司會坐在據點裡唯一一張沙發上。

他的副手草薙出云一臉無奈的向他聳聳肩,表示對於宗像的出現他也不太清楚,他指指宗像,“指名要和你當面談。”

察覺到周防的歸來,宗像立即從沙發上起身,向他淺淺地鞠了個躬,“日安,周防尊先生。在下宗像禮司,此次來訪吠舞羅的據點是為了邀請吠舞羅全體加入與擬態的戰鬥。”

宗像的嘴角掛著禮貌的微笑,熨得筆挺的制服讓他看起來英姿煥發,與吠舞羅的風格絲毫不相容的他讓周防看得有點起了興趣。

他露出一貫不羈的笑容“哦?軍方準備了什麼價碼?”

“若戰爭成功打贏,屆時價碼由閣下開出。傳聞吠舞羅的戰力非同小可,若閣下能帶領吠舞羅完成任務,那即便閣下要求一座金山或是統治一國,都無不可。”

“哦?你們對其他傭兵團也做出了這樣的承諾嗎?”

“不,業界頗負盛名的吠舞羅在我方打聽許久後,確認為最強的僱傭兵,考慮到不希望出現無謂的人力損失,目前得知這項任務的只有吠舞羅的各位。還是說,吠舞羅的諸位沒有信心在戰爭中存活?”宗像禮貌的微笑仍掛在臉上,彷彿他剛才說的不是什麼挑釁的話語而是一般的寒暄。

周防冷哼一聲,“不用這樣激我,我要先了解其他人的意見才能回覆你。”

“那麼請閣下在統一好意見之後到Scepter4的小隊營告知在下你們的決定,在離開前容我補充一點,你們的決定也許會影響全人類,請審慎評估。”說完,宗像起步離開Homra。

周防望了一眼宗像離去的大門,點起了菸,坐上沙發。

草薙見狀,向據點裡的所有人問:“那麼,你們考慮得如何?”

其中按奈不住激動情緒的八田首先大喊:“我們跟著尊哥!”一瞬間,據點裡充斥著“No blood! No bone! No ash!”的喊聲,似乎決心就算是送死也會跟著周防。

宗像的態度讓周防很是不爽,但是考慮到豐厚的獎勵__畢竟他本質上是傭兵__和團員們無條件信賴的心,他決定選擇加入戰爭。

“那麼,吠舞羅就決定加入戰爭了。家有父母妻小‘必須’照顧者可以留下不參加,”周防特地加重了這兩個字,似乎暗示若真的不方便參加這幾乎有去無回的戰爭便可以留下,又似暗示若無必要而在此臨陣脫逃者,至此脫離吠舞羅,再無瓜葛。“其餘的人,帶了防身武器,我們到Scepter4去。”

02

沒有人留在Homra。

吠舞羅全體跟著周防尊的腳步來到Scepter4小隊營。穿著一絲不苟的宗像含笑走了出來,“吠舞羅果然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哼,戰爭這種事從來沒有正確不正確,我們只是選了一條利益多的道路。”周防挑釁地走向前,鼻頭幾乎與宗像觸碰在一起,他重重地噴了一口菸在宗像臉上,而宗像只是微笑地開口:“閣下身上那股廉價的菸味真是令人感到噁心。”

“呵。”他扯開了一個不屑的笑,回敬。

宗像推了推他臉上的眼鏡,不再理會周防,向吠舞羅全體道:“吠舞羅的各位,想必你們已經知道了‘戰鬥人形機甲’的存在,但有鑒於你們不太可能親自使用過,在下安排了機甲的訓練課程,淡島君,請帶領大家去機甲訓練室。”

“是。”一位金髮巨乳的冰山美人從宗像身後站了出來,威風凜凜,氣勢不讓鬚眉。“請吠舞羅的各位跟我來。”

她的軍靴在地板上喀啦作響,那聲音在軍營中迴盪,周防心裡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預感,但出爾反爾不是吠舞羅的風格,而且他也不想讓宗像認定他是貪生怕死的懦夫。

“哼。”他吐了一口菸,把腦海裡的預感驅散。

戰鬥人形機甲是宗像禮司在獲得人類第一次反攻成功後研發出的武器,人類可藉由配合人型機甲,建立戰鬥經驗精良的部隊,反攻擬態。研發部門相信只要每位士兵都因戰鬥技術熟捻,建立一支人人戰力等同於宗像的部隊,人類會獲得最後勝利。

同時因為人形機甲的成功研發,越來越多年輕人願意投身戰場。

民眾被軍方亮麗的宣傳矇騙,所有人都只知道人形機甲的存在,而不了解,其實戰線還是在節節敗退。

中間沒少死過人。

現在歐亞大陸都淪陷了,西邊戰線苦苦守著英吉利海峽,東邊戰線則是守著日本海和東海。

沒有人知道獲勝的機會到底有多少,只是咬牙苦撐,期待如宗像那次勝利般的奇蹟。

“武器的保險從這裡開啟,然後從這裡可以卸下機甲,這裡是一個M18A1闊刀地雷,請記得前端對準敵人,想自殺也別拖別人一起。”淡島在機甲訓練室向吠舞羅的人馬道,她被要求在最短的時間內讓吠舞羅熟悉機甲的操作。

號稱最強傭兵的吠舞羅果然不負期望,所有人在一天內都已經熟悉了機甲,動作靈活度和沒穿機甲差不多,淡島沒有因此為之驚奇,畢竟人類末日就在眼前,如果吠舞羅連這點都做不到,那宗像絕對不會浪費時間來訓練他們。

“今天辛苦你們了,訓練正式結束,兩天後我們會在韓國的海岸那邊登陸,請大家做好準備。”宗像走進機甲訓練室,對吠舞羅道:“訓練室出去往左邊那棟是休息室,那棟建築在戰爭期間都是你們的休息室,我們會阻止閒雜人等進入。”

“Scepter4也會去嗎?”發言的聲音低沉沙啞有如頭剛睡醒的雄獅,宗像轉頭面對發言的周防回答:“我們會派出Scepter4最優秀的人馬與閣下並肩作戰。”

“那最好不要扯我們的後腿呀。”周防張狂地對他笑。

“這句話我想我要回敬給閣下。”宗像含笑回道。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