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旋轉至夢境終

👉不知道在寫什麼系列

好希望每天都可以醒來前做個夢

好的壞的夢都給我增添無限的希望

我喜歡作夢。

------------------------------

這麼說吧,他覺得他和冥王星挺像的。 

 
“喂,沒想到你竟然到了這裡。”淺眠中,他驀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了一下,隨即睜開。 
 
眼前光線刺眼得逼迫他將美目瞇起,眼角餘光似乎看到了誰,那流氓般的氣質激得他驚訝坐起。 
 
“哼,你也太愛亂來了,連這裡都來了。”耳邊聽到了火焰燃燒的聲音,鼻子也同時聞到了萬寶路的菸味,他有點不敢回頭確認方才眼角餘光瞥到的人。 
 

也就是說,他只有卡戎,兩兩相望。 
 

“宗像?”一雙燙金色的眼瞳闖入了他的視線,他嘴裡叼著一根菸,眉宇間甚是溫柔,就像是這張臉在臨去前露出的表情,只不過,可能多了點擔憂,少了點看淡。 
 
他的手臂就像是反射動作般緊緊地箍在周防身上,“這裡是夢境?”他將臉狠狠地埋在周防的肩窩,隔著周防的衣料和結實的身軀,他的聲音傳出來悶悶的,似乎是在懷念友人,卻更像是在撒嬌。 
 
連同手臂一起被宗像束縛的雙手輕輕屈起,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背脊,“不知道算是什麼,總之是不屬於你那邊世界的空間。” 
 

現在又更像了——被隔絕在九大行星之外,孤獨地和卡戎一起離開世界。 
 

確認眼前的周防確實是觸摸得到的存在後,宗像緩緩放開了環抱在周防身上的雙臂,一雙美麗的紫眼氤氳了水氣。 
 
這只是方才被強光所刺激而產生的生理現象。宗像是這種對周防解釋的。 
 
“是、是” 
 
周防在宗像身旁坐了下去,“好久不見了,過得還好嗎?” 
 
“老實說,為了解決閣下留下的一堆爛攤子,在下過得十分忙碌。” 
 
“再忙也把眼鏡戴上吧?大近視。”周防盯著少了鏡片阻隔的雙目,用戲謔的口吻道。 
 
宗像這才發現平時總穩穩掛在鼻梁上的銀邊細框眼鏡早已不在,估計是因為睡前沒帶眼鏡,到這空間也沒帶了,而周防又在近得不需眼鏡的範圍內,加上四周環繞的是一片白茫,才沒注意到半糊的視野。 
 
“如果連在異世界都要將閣下令人厭惡的面孔看得清清楚楚,那在下真是深感疲憊。” 
 
“哈!”周防尊伸手揉亂了宗像的髮絲,“知道累也好,你成天這樣不愛惜自己,看得我都替你擔心。” 
 
宗像雙手環胸,沒有去整理自己亂得有些狂亂的頭髮應到:“在下從來沒有逞強,只不過是在履行身為王的責任。” 
 

但又和冥王星有那麼些不同,與其說是被八大行星排擠他,不如說從一開始地位就有所不同。 
 

“現在不是王了吧。”周防把菸熄了,“有什麼委屈,就在這裡說啊,沒有旁人。” 
 
“在下的生活並沒有什麼委屈。” 
 
“想發洩的,也可以在這裡;想對我說的,也可以在這裡對我好好說,這一次我會好好聽進去的。” 
 
“……”宗像緊抿著雙唇,兩人沉默良久,然後宗像不輕不重地嘆了口氣,“周防,”他用他低沉而有磁性的聲音道:“我們終於都卸下了王位,可竟只能在這裡見面。” 
 
“哈。”周防沒有言語,宗像兀自說下去:“我想,我真的有點想念以前總是有閣下的事情需要操心的時候。”他停下,思考了一會兒:“就像是染上了毒癮吧?明明不是什麼好事。”宗像無奈地笑了笑。 
 
冥王星和卡戎擁抱著旋轉在太陽系。
 
宗像站起身,“看來這個類似異世界的地方,應該是夢吧。” 
 
他拍拍不存在灰塵的衣物,“我有一種,夢境即將結束的預感。” 
 
他含笑向周防伸出一隻手,“閣下願意和在下跳支舞,圓滿我們的相遇嗎?” 
 
周防握住了那隻手,起身,並將另一隻手搭在宗像的腰上。宗像輕笑了一聲,邊將手搭在周防肩上邊說:“沒想到你還真的會跳舞呢。” 
 
“少囉唆。” 
 
兩人默契地在沒有音樂的空間裡跳起華爾滋,一圈一圈地旋轉著。宗像突然想起了那日天狼星的劍柄和眼前這人也是那麼的相近,而現在卻感覺如此遙遠,只能在夢境裡相遇。 
 
感受到了宗像的異狀,周防停下了舞步,詢問他的狀況。 
 
“不,沒什麼,我想我們就一直跳到我從夢中醒來吧。”宗像露出了溫柔的笑,說道。 
 
旋轉至夢境終。 
 
 

fin.

再次強調這是我不知道在寫什麼系列

這裡推薦一本書 《再見,冥王星》夏茗悠著

只是很想讓禮司在沒有他該面對的所有責任的世界裡休息而已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