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一眼part5

👉海軍尊x海盜礼

👉這次沒有海盜小知識

08

宗像是在隨波搖晃的船上醒來的。

他揉揉太陽穴,因為宿醉而頭痛欲裂,他注意到自己在船長室裡,卻不是自己熟悉的Scepter4船長室。

模糊的視線讓他無法判斷自己的所在地。

“眼鏡……”他環顧四處尋找眼鏡的蹤影,但是四周除了房間中間的一張大桌,沒有其他能放置眼鏡的地方。

於是他起身下床,赤腳走向大桌,在大桌後面的牆上方刻印著巨大明顯的圖騰,宗像立即知道自己是到了Homra號上。

但是,宗像對於自己為何在Homra號上真是毫無頭緒。

啊,是周防吧?他想到昨晚自己藉酒表白,內心感到一絲奇妙,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懦弱,連表達感情都需要借助酒精。他自嘲。

他在大桌上沒找到眼鏡,便瞇起眼找門的位置,不過就在這時,後方的門打開了。

宗像轉身一看,進來的人一頭火紅的頭髮,儘管視線模糊不清卻能輕易判別來人,他放鬆了瞇著的眼睛,問:“周防尊,請問在下的眼鏡和鞋襪去哪兒了……也許還有在下的配劍天狼星?”宗像摸了摸腰際,沒有了熟悉的冷兵器的觸感讓他有點不太習慣。

他完全被卸除武裝了。

“除了鞋襪都丟在酒館裡了。”周防給了他一個不算太令他訝異的答案,不過,“你自己說沒有眼鏡也可以的。”周防露出了狡黠的笑,他可漏看聽到自己眼鏡被丟在酒館時宗像那既震驚又困擾的神情。

“然後鞋襪我放在床邊。”周防愉悅地指了指剛才宗像離開的那張床,那副神情可真像惡作劇成功的小學生。

宗像這才發覺方才他完全沒看到他的鞋襪正在身邊。

他隨即走向床邊,彎腰準備穿上鞋襪,不過途中周防便制止了他的動作。

“用不著這麼著急的把鞋穿回去,”周防在宗像耳邊輕聲道:“昨天因為你昏睡過去而沒做完的事,可以繼續了吧?”

宗像的耳尖瞬間刷紅,昨日醉酒都沒有這麼明顯。

“請問閣下是在說什麼,在下可沒有印象,昨晚我們只有接吻,並沒有接下來。”他兀自鎮定地說,並忽略的周防的動作,自顧自地把鞋子傳到腳上。

聽到宗像矢口否認,周防決定丟掉他僅有的一點點紳士風度,強硬地將宗像的臉扳向自己,比昨晚更加粗暴地吻上。

宗像很快地在周防的唇上咬了一口,掙脫了周防,瞇著眼睛不悅地道:“閣下真是野獸般的男人呢,難道您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嗎?”

“哈,不知道‘人生短暫,須盡歡’是誰的座右銘呢?”周防輕笑出聲。

“……好吧,既然您都搬出在下的座右銘了,在下就勉強陪您玩玩好了。”

話剛說完,宗像一把扯過周防的衣領,蜻蜓點水地吻了一下,再順勢將周防推倒在一旁的床上。

動作一氣呵成,惹得周防過了一秒才反應過來。他的嘴角勾起了笑容,趁著宗像不注意,從腦後攬過,讓他能在宗像耳邊不輕不重地吐著溫熱的氣息,用沙啞性感的嗓音道:“現在開始可不許喊停啊。”

“您倒試試?”

Tbc


你以為有肉嗎?
沒有。

08原本有肉但是前戲寫寫還可以,
插入部分我就會想到,
這個沒有保險套的年代不會泌尿道感染嗎?
然後就寫不下去了_(:3」<)_

這次沒有海盜小知識,
腦袋留著考段考qwq

漸漸來到了6月底
意味著我該拼了qwq
接下來的兩週仍會週一更新,後面就不知道了
感謝就算這樣也一直看下去的你妳你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