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木

👉不知道在寫什麼系列2

希望有人看得懂
為了讓人看懂,正文多加了好多

其實這是[魏如昀]的歌[木]衍生

------------------------------------------

周防尊在岸邊找到了一個昏迷的人。

他美得不像人類,手臂和雙腿那白得幾近透明的皮膚隱隱透出靜脈的青藍,身上穿著一件被海水打濕的白衣,衣服緊貼著,突顯出那肌肉緊致、線條完美的身軀,青色的碎髮黏在他的臉頰上,長長的睫毛上下交合在一起,讓人猜測睜開後會出現多麼美麗的寶石。

最美的是難以形容的氣質,即使昏迷,仍純潔得像張白紙,卻又美豔得色彩斑斕。

他知道他的名字是宗像禮司,他知道。

宗像是在一如往常烤火的夜晚醒過來的,不出周防所料,宗像有一雙非常美麗的眼眸,如水晶般清澈透亮,在火光的映照下閃爍著光芒。

“你還好嗎?”周防一見到宗像清醒過來,便伸手扶他。

宗像用迷茫的雙眼看著周防,看來十分的困惑,指節分明的手撫上周防的臉頰,指尖傳來的溫度很奇妙,是微涼的,卻很溫暖。

宗像張了張嘴想說話,沒發出任何聲音又閉上了薄唇。

他的視線轉為看向燒得正旺的火堆,飄煙裊裊,嘴角勾起微笑,眼神卻十分哀傷。

如此矛盾。

“風說,他以前是木頭。”

突如其來,宗像看著火焰說。

不知為何,周防眼角滑下了一滴淚。

“他說,你是周防尊。”宗像視線轉回面前的人,笑出了一個美麗的弧度,溢滿了笑意眉眼流出了一道淚。

周防有一股衝動,想將眼前的美人擁入懷中,向他哭泣。

“是,我是周防尊。”他輕聲在宗像耳邊回答,輕輕地擁著宗像。

好像,他本來就該這樣對待宗像禮司。

宗像細白的手臂環上周防結實壯碩的身軀,安慰似地輕拍。

沉默,在靜謐的夜晚、輕柔的月光裡,兩人的存在縹緲地像是下一秒就會消散。

“又圓了呢,月亮。”宗像道,“周防,你記得嗎?在風還是木頭的時候的事情。”

周防放開了宗像,疑惑地看著他。

他們是陌生人,知道對方名字的陌生人,但是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但宗像是知道他的,這個陌生人,是認識他的,語句聽來好像他們理所當然地該認識。

“你果然還是忘記了。也是,是我太晚來找你了。”

“我們認識?”

“是的,我們曾經認識,不過你不記得了也不打緊,我也是聽到風對我說,才想起來的。”宗像用他修長的手指拂了拂周防的頭髮,“你這髮型我還真不習慣,這兒有淡水嗎?”

“有,我帶你去?”

“等天亮了再去吧。”即使才剛清醒,宗像仍一臉倦容、疲憊不堪,周防心疼地順著他的背輕拍下去,“睡吧。”他用低沉磁性的聲音向宗像道,兩人在火堆旁相擁著進入夢鄉。

隔天清晨,他們進了海岸邊那片蓊鬱的森林,周防說,水就在附近,他們不久便在森林中找到一條小溪。

水光映投著清亮的陽光,水裡的青藻和森林的顏色混合在一起,難以辨認哪裡才是生機的起源。

有段時間沒喝過水的宗像從容地掬起一口水飲下,再用清水沖淨了身上從海而來存在的殘渣。

微深的小溪足夠讓宗像的小腿肚浸到水中,他脫下身上那件白衣,在水裡汲了些水,便蹲坐在溪中優雅而緩慢地洗起澡來,白皙柔軟的背部毫無遺漏地展現在周防面前。

“周防,過來。”背對他的宗像偏過頭,笑吟吟地對周防道。

那張笑臉媚得不可思議,周防的心真是漏跳了一拍,腳不由自主地走向宗像。

“蹲低點兒。”宗像向周防招招手,一舉一動都充滿了誘惑,周防將身子蹲低了,猜想宗像是在搞什麼名堂。

突然間宗像濕漉漉的身子驀地撲向周防,用他兩隻手將周防軟塌在額前的紅髮一舉往後梳,再挑出兩根鬚鬚垂在前面。“這樣,才是我習慣的周防尊。”他得意地看著周防。

他將白衣瀝乾,隨意地圍在身上,盈滿笑意的紫眸流轉著五顏六色的光芒,幼稚得像小孩一般,天真無邪純淨無瑕。

“幼稚。”周防笑了笑,用力地揉亂緊貼在顱上濡濕的青髮。“我們去找點食物,然後去把你這件衣服曬乾。”

“走吧。”

兩人在樹林中採集野果,在小溪中抓了幾條魚,便回到熄滅的篝火,增添了幾塊柴薪,又升起火來。

他們吃野果、躺在大石上曬太陽,時間前進得如此緩慢,便似定格。

日復一日,他們在一成不變的樹林裡找尋樂趣,玩累了便到大石上發呆、睡覺。

突然有一天,宗像道:“周防,你知道嗎,我和風一樣,曾經是木頭。”

周防突然發現,宗像在第一天的時候也常常提到風和木頭。

“哦?”

“人類對我說,燒掉他、毀滅他,他說我應該這麼做。
我原本想和人類同時燒完,一起化成風。但是,木頭燒了很久,因為有著還不能變成風的理由。
我變成風來見你的時候,你都已經又變回人類,還什麼都忘了。

你是,赤之王周防尊。
是我的,戀人。

我變成風,遇見了你,風說,我應該要去找你,所以我又不是風了。”

周防好像想起了什麼。

宗像指尖傳來的溫度是微涼的,卻很溫暖。

因為是青之王,
但木頭,是溫暖的。

他看向火堆的時候,微笑是勾起以前的回憶,哀傷是因為木頭獨自化成了風。

他們曾經是戀人。

周防緊緊抱住宗像,生怕他會再次消失。

宗像輕笑,湊到周防耳邊,

__你相信嗎?
__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Fin.

----------------------------------

[木 魏如昀]

挑塊木 取了火
燒完了 變成風
風想說 我原本
是沒人要的木頭

自以為 有很多
太深的 沒人懂
我想到 我就說
講到最後是理由

不要緊 想太多
少了愛 還有夢
只要有一天
想通木頭的夢

森林中的傳說
被我們完美歌頌
人類的對與錯
是他隨手撿起的

曾經有一個夢能讓人感到自由
為何我只能成為寂寞的風

[此篇我取用的詮釋]

想表達平靜偉大的人性,被居無定所的浪人撿起
乾柴烈火代表的是陷入熱戀時的激情
等燒盡之後消失成了灰燼,木頭變成空虛無魂的風
那不是自由,而是一種無法挽回的空洞
讓人懷念著過去神聖高雅的單純

但浪人依舊是浪人
他會繼續拾起另一塊木頭。


被已讀了108次的我決定加上碎碎唸
因為我已經發太多閒聊了
跟自然相關的文正在增加
這篇是木頭,另外一篇是山神
山神打算全篇寫完再發,不過有點長
一眼就放過我吧颱風來我還是要唸書的QQ
(雖然我上次說我在拼拼圖XDD

感謝閱讀完這篇莫名其妙文
我覺得我寫得不夠色彩豔麗不夠安靜不夠沉默不夠氣質不夠生機蓬勃QwQ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