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童話系列】白雪公主

👉cp 主尊礼,微草淡、伏八

👉放飛自我、笑點可能長髮公主比較多

👉和官方抓馬的不一樣owo

👉這真的可以算是白雪公主嗎

👉十束在這個系列還沒當過人類


從前從前,皇宮裡有個美若天仙的少年叫作宗像禮司,他接近黑色的深藍髮襯托出皮膚的白皙,雖然眼神太過冷靜而顯得有些沒人味,卻仍是難得一見的美人,見過他的人,有些稱他是白雪王子,有些則表示白雪太過柔軟,應該是冰雪王子才對。

禮司的親生母親已經去世了,現在坐在皇后座位上的,是他的繼母安娜,安娜她長得非常可愛,但與一般繼母不一樣,她並沒有與禮司爭美的想法,她只在意美麗的紅色。

繼母安娜有一面鏡子叫作十束多多良,多多良這面鏡子非常神奇,會告訴繼母安娜所有她想知道的事情。

有一天,安娜跑去問多多良:“多多良啊多多良,世界上最美麗的紅色在哪裡?”

“親愛的安娜,最美麗的紅色就在禮司未來的夫婿身上。”多多良含笑回答安娜,安娜一聽,想到剛好禮司也到適婚年齡了,就決定把他丟出去歷練歷練順便找美麗紅夫婿。

反正夫婿入贅就可以天天看了,她完全不需要自己去嫁。

“多多良,禮司未來的夫婿會在哪裡呢?”

“這個你可以請禮司去問森林中的小矮人了,傳說小矮人知道呢。”鏡中的多多良露出了一個天真無邪的笑臉,為了得到美麗的紅色,安娜決定歷練的地點就是森林了,任務就是找到森林中的小矮人。

於是有一天,“禮司,你也已經要成年了,我決定給你一個試煉。”安娜把禮司叫到她面前。“你要去森林裡找到小矮人,並把小矮人口中最美麗的紅色帶給我,我會派一位獵人保護你的。”

“是,母親大人。”

美麗的冰雪王子接受了繼母安娜交付給他的任務,在與獵人碰面後前往森林。

“王子大人,我是皇后派來的獵人,名字叫作淡島世理,請多多指教。”安娜派給禮司的獵人,是國內最優秀的獵人,有著巾幗不讓鬚眉的強悍,是保護白雪王子的不二人選。

“哦呀,請多多指教呢,淡島君。”

就這樣他們兩個踏上了尋找小矮人和美麗紅色的旅途。

一路上淡島都非常照顧禮司,但是途中,他們遇到了紅豆樹,紅豆樹給了淡島杯紅豆馬丁尼,淡島就被紅豆樹迷惑了雙眼,決定拋下禮司,和紅豆樹體驗紅豆的美妙。

看著保護自己的獵人莫名其妙被紅豆樹拐走,禮司也沒有很在意,因為其實禮司他雖然長得美麗、肌膚吹彈可破、令人憐愛,他肌肉可結實了,武力值也不是一般王子可以比擬,甚至可能比保護他的獵人還可怕。

總之禮司絕對有能力保護自己,於是他自己又繼續踏上了尋找小矮人的旅途。

走著走著,他隱約看到眼前有一棟矮小的房屋,於是他加快腳步往房屋走去。

“叩叩”禮司敲了敲房屋的門,這個大小的屋子,想必就是小矮人的房子了。

“請問小矮人是住在這邊嗎?”明明屋內傳來吵鬧聲,卻久久沒有人來應門,於是禮司朝門內喊了一聲。

“不好意思,馬上來。”吵鬧聲仍然存在,一個沉穩卻年輕的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不一會兒,門打開了,應門的是個黑髮的小矮人。

“你好,我是宗像禮司,王國的王子,我接受了母親交付給我的任務,要來詢問世界上最美麗的紅色在哪裡。”

“你好,我是夜刀神狗朗,至於最美麗的紅色……我不清楚呢,也許你可以先進來坐坐,我想小白是知道的。”

“……小白?”

“小白是伊佐那社,是我們小矮人之中的老大,他知道很多事情。”狗朗對禮司做了一個請的動作,邀請禮司進入小屋。

屋內有一位矮小的少女,比狗朗更矮一些,少女的雙眼是不同的顏色,而她似乎就是剛才吵鬧的源頭。

“黑助,這是誰啊?”少女從床上蹦下來,“小白怎麼還不回來?”

“我不是說了我們把飯煮好小白就會回來了。”狗朗穿上圍裙,示意禮司在不符合他的大小的房子找個地方坐下,“不好意思,我要先處理一下今天的午餐,請您稍坐一下。”說完,狗朗便到廚房開始料理了。

宗像自己倒了一杯茶,悠閒地審視整個屋子,過不久,大門打開了,走進一位白髮少年。

“咦,有客人嗎?”

“您好,在下是王國的王子,奉母親的命前來詢問世界上最美麗的紅色。”宗像彎身站起,矮屋實在不夠身高185的他站直面對白髮少年。

“咦?王子殿下,您不知道鄰國的王子,就是你要找的對象嗎?到鄰國隨便問,大家都知道紅色是誰啊,紅色之於鄰國王子大概就跟青色之於您一樣啊。”

“原來如此嗎?那麼,在下先告辭了。”禮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便欲離開小屋。

“等等,王子殿下,鄰國的王子正在進行著旅途,您現在前去應該會撲空。”小白好心地告訴禮司關於鄰國那位隨心所欲的王子的事情,聰明的禮司聽完之後就想到該如何引誘正在旅途中的鄰國王子與他見面了。



“傳說,到小矮人的屋子附近的杉樹上,可以找到草莓牛奶和萬寶路唷!”鄰國的王子,周防尊走在旅途上,受到小動物喜愛的他其實聽得懂小動物的語言,最近的小動物們特別得吵,似乎在為杉樹上面的東西而激動著。

好吧,其實他聽到有萬寶路和草莓牛奶其實挺心動的,旅途還很長,他想去找找看。

但是小矮人的屋子在哪裡呢?

他決定問問森林裡的小動物,傳說小矮人和小動物也挺親的,小動物們應該會知道。

“咦,王子你也要找小矮人的杉樹嗎?”路過的松鼠伏見和八田被周防問話,停下腳步對周防道:“小矮人的杉樹往東北方前進就會看到囉,倒是王子你知道嗎,現在小矮人家有一位美麗的白雪王子哦!”叫作八田小松鼠興奮地和周防分享這個消息,一旁的伏見則是在一旁“嘖。”。

“美麗的白雪王子?宗像嗎?”

“是呀是呀!王子你有興趣嗎?”

“沒有。”

“Misaki,走了。”已經不耐有段時間的伏見松鼠扯了扯八田松鼠的尾巴,今天明明是他和八田約會的日子啊!

“總之就是這樣,王子我們先走囉!”被伏見催促的八田很快地和周防道別,繼續踏上他們松鼠的旅途。

周防決定要去找草莓牛奶和萬寶路,至於鄰國的白雪王子,遇到是好的,沒遇到就算了。

走著走著,周防終於找到了有草莓牛奶的杉樹,他爬上去把草莓牛奶和萬寶路都拿下來,坐在樹下便先喝起了草莓牛奶。

但是突然間,他感覺眼前一黑,便倒在杉樹下不省人事。

這時禮司走過來了,沒錯,他就是放草莓牛奶和萬寶路的人,他從小白的口中得知鄰國王子喜歡這兩樣東西也聽得懂動物說話,便設計了這個陷阱。

不過意料之外的是現場不是正在喝草莓牛奶或是正在抽菸的周防,而是倒地不醒的周防。

“周防?周防尊?”禮司輕拍周防的臉蛋,但周防沒有半點回應。

禮司把周防扛回小屋,想問問小白他知不知道周防為什麼會昏迷不醒。

“他中毒了!”這是扛回小屋後,小白給他的回答,禮司心裡很驚奇,什麼!中毒?

“我猜,是賣家下的毒,因為我有拜託我信任的小動物幫我注意樹上的東西,所以能下毒的只剩下賣家了!”小白快速地完成推理,“禮司,賣家是誰?”

“是一個叫作無色的人。”

“哈哈哈!美麗的白雪王子應該死了吧!”突然,矮屋的門碰地被打開,走進來的是帶著狐狸面具的人。

帶狐狸面具的男子一進屋,便一臉錯愕地問:“宗像禮司?你不是應該要喝掉草莓牛奶死掉嗎?”

“兇手果然是你!說,周防尊要怎麼恢復原狀?”一旁的狗朗迅速地拿刀威脅狐狸面具男,把他困在屋內。

“給他真愛之吻就可以啦!不要殺我!”狐狸面具男嚇得大叫,馬上就招了。

屋內的眾人面面相覷,真愛之吻?那是什麼能吃嗎?

“咳,應該要由誰給周防王子真愛之吻呢?”小白尷尬地咳了一聲,眼神望向禮司。

狗朗和異色瞳少女也看向禮司。

“……閣下的意思是,在下應該要給周防真愛之吻嗎?”

小白看著禮司,猛點頭。

“好吧,畢竟讓他喝了草莓牛奶是我的不對,在下會負起責任的。”說完,禮司便彎腰吻上了周防。

在他正要起身之際,突然感覺到一隻大手扣著他的腦袋不讓他起身,他正吻著的雙唇竟也回應了起來。

他震驚得張開雙眼,接著他看到一雙鎏金色的眼睜了開來。

他驚得用力一掙,掙脫了扣住他後腦的桎梏。

“你很美。”周防坐起身道。

“我想一吻鍾情了。”周防繼續道。

“你是宗像禮司對吧,嫁給我。”周防做了求婚的動作。

“……”禮司愣住,“等等,我希望你能嫁給我而不是我嫁給你,我的母親也十分期待與你相見,此次旅途便是要找你。”宗像故作冷靜,其實聲音語調都透露出他現在內心大概是萬馬奔騰。

“不然這樣好了,宗像,我們結婚吧,至於住哪國,以後再說。”

“……啊,好。”

於是兩國王子在非常奇怪的節奏下訂了婚,後來兩人決議每兩年猜拳決定要住哪一國,禮司的繼母安娜對於結果還算滿意,只是周防常常會覺得他和禮司結婚之後好像瞬間多出一位女兒要照顧。

Fin.

寫的時候深感沒笑點
可是實在不知道可以加什麼梗了

十束什麼時候可以變成人呢

评论(9)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