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安冰/夏冰】追尋

只是把以前的文搬運過來,懷念的時候方便觀看

追尋      [安冰/夏冰]

「是時候該放手了,冰炎。」夏碎蒼白的面孔漾起了一抹慘澹的微笑。

該死,為什麼這種時候他還笑得出來?

「說好要當搭檔的,也才幾年而已,我還沒過癮,所以你還不能死。」他精緻冷然的面龐佯怒,冰涼的嗓音說。

「我也還想看著你惹火夏卡斯,看著你打褚學弟的頭,看著你握住烽云凋戈的身姿。」

「都畢業幾年了,我們已經不是當時的學生了,你忘了?」

「當然沒有,又不是撞到頭,你太愛操心了,冰炎。」夏碎俏皮地笑了笑。「只不過是懷念罷了。」

「呿。」

「冰炎,放手了。」夏碎將緊緊握住他的手輕輕挪開。「我不過是個逗號,你的生命還沒結束。」

他將紫眸擁進他懷裡,眉間皺起,炙熱的淚水悄然滑過。

「你哭了嗎?不是曾說好,在我離去的時候不能流淚?」夏碎將他推開,他的臉上開滿了淚花,夏碎將手撫上他的臉龐,拂去灼燙的淚。

「    」他張開口,似乎是想說句話,

夏碎卻笑了笑,閉上眼,手滑了下去。

──我們會相伴至永遠的,

──所以,不要再想著要死了。

「黑袍,主人要我給你這個。」黑蛇妹妹給了他一封信。

  冰炎:

     我要走了。

                                   替我好好活著。

                                            藥師寺夏碎筆

信中的空白,是千言萬語。

千年萬年的時空,是千言萬語也道不盡的思念,似乎那年的柳絮仍飛著,窗外的櫻花卻謝了。

在那堤岸,他記得白茫。如霧般遮擋了夏碎的面容,就如今,回憶裡的夏碎被薄霧遮掩。

千年太長了。

淡淡氤氳,澹澹心情。

模糊的不必是眼,是視線。

千年太寂寞了。


「亞那的孩子。」一雙藍金出現在他身後,他冷哼了一聲,沒轉頭。

「這不是賞櫻的時候了,不是嗎?」安地爾饒富興味地說。「還是,賞的是過去呢?」

「要你管。」

「已經千年了,怎麼,戀戀不捨有什麼不好意思嗎?」安地爾勾起了笑。

這隻比他年輕了不知道多少歲的精靈還真是專情。

「唉,都不考慮將你的心納入別人嗎?」

「嘛!只有死去的人才能這樣永遠抓住人心啊!回憶總是停留在最美好的時光。」

「你這個樣子,藥師寺夏碎會生氣喔,冰炎。」

安地爾自說著。

「吵死了。」

「你把四大鬼王及其下屬殲滅了,不來吵你,我去吵誰?」

「老不死的臭鬼族,去喝你的咖啡。」

「嘛,你也是老不死的成員之一了,要不,我們這兩個老不死的……在一起,你覺得怎麼樣?」

「……你是我父親曾經的朋友,同時也是鬼族。」

「那又如何呢?」安地爾走上前,輕輕托起冰炎的下巴,將兩對脣結合。

剎那,精靈姣好的面容滑下了淚珠,燙得如千年前那場淚流。

「怎麼哭了呢?」安地爾將手撫上他的臉,便如那日夏碎的溫柔。

他將臉埋進安地爾的胸膛,「不要離開我。」他的聲音悶悶地傳來。

安地爾輕撫著他如瀑布般的銀白髮絲,「我從來沒有離開。」

千年尋的是那份溫柔。

--題解—

本文為特殊傳說同人衍生文。

文中安地爾是被冰炎當作夏碎在愛了。

安地爾是愛情砲灰。

可喜可賀。

(其實我很愛安地爾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