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礼】烏托邦

☆不知道有沒有02的01

☆只是段子


“閣下有沒有想過,去了神秘島後,要做什麼?”藍髮的青年透過冰冷的鏡片直直盯著眼前的試管,手裡滴管的動作小心翼翼,精準謹慎的動作如這人天生便是該從事科學研究,事實上卻只是在生產線上將一旁的液體送進試管。

藍髮青年對面的人是和他髮色迥異的紅髮青年,此人隻手撐頭,面容慵懶,動作散漫,手裡的滴管有一搭沒一搭地將液體送入試管內,不僅髮色相異,連做事的態度都大相逕庭。

“你還真的相信那個神秘島?”紅髮青年對藍髮青年的發言嗤之以鼻,彷彿他的腦袋是未開化的原始人,這令藍髮青年不太高興,“尊-8S,你還真是無禮,相信神秘島有什麼不對嗎?”

“禮司-10M,你從來不會好奇,這麼多年了,為什麼還會有新人一直進來?不會好奇如果神秘島容納得下這裡所有人,為何要抽籤才能去?你不會好奇,我們現在為何要做這種無聊事?”被稱作尊的紅髮青年讓下巴離開手的支撐,平日懶散半開的眼眸流露出銳利的神色,藍髮青年不禁一驚。

“在下不會好奇那些事情,這是使命,是上天要我們執行的任務。”藍髮少年有些遲疑地開口,平常講慣了的字句在尊的質詢下,變得讓他無法全然相信。

“10M,你確定你相信的真實都是事實嗎?”

在這個毀滅的世界裡,這裡是唯一沒有受到汙染的烏托邦,人們穿著潔白的衣服,如象徵烏托邦的純潔、乾淨、單純。

常常會有新的人在外面被發覺,每十人稱作一個世代,每個新進來的人都十分地虛弱,智力也不似正常人該有的程度,這有個合理的解釋:人們的腦袋受到烏托邦外汙染的空氣侵蝕,可奇怪的是,進入烏托邦後又迅速恢復正常。

他們說,是烏托邦內的醫療和空氣十分適合人類生存,所以恢復速度奇快。

他們教所有人關於世界的事情,例如神秘島,例如這是地球僅存的烏托邦。

他們全知全能,和其他人不一樣。

禮司-10M是M世代最後一個人,K世代以前的人,大多都送到了神秘島__如名字一般神秘,天堂般的島嶼。

他們說神秘島是世界上另外一個乾淨的地方,有植物、看得到天空、有海洋、有泥土。
他們說神秘島是新的生機。

烏托邦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抽出幸運兒上神秘島,唯獨禮司-10M一人始終沒等到上神秘島的機會

禮司-10M在烏托邦已經生活了很久,他身邊的人來了又走,走了又來,一直到S世代都出現了,禮司-10M還在,明明P世代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還在這裡看人來人往。

他心裡不太明白,為何他始終沒辦法抽島上神秘島的機會?

然後他就認識了S世代的第八人,尊-8S。

尊-8S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禮司認識尊以來,從來沒聽他嚮往過神秘島,這很特別,因為去神秘島應該是他們此生注定要踏足的地方。

尊不僅沒有嚮往神秘島,他甚至對神秘島嗤之以鼻,對烏托邦內所有規律秩序的一切不屑一顧。

禮司很想了解這個奇怪的人,所以常常找機會和他聊天,尊則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而前述他向禮司拋出的三個問題,是禮司認識尊後聽過他說過最多字的句子。

尊說他會證明,神秘島不是一切。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禮司就沒看到尊了,尊一直消失到隔天下午,他一出現便拉著禮司到他的房間,“我要向你證明外面世界的存在了,這有風險,你要一起去嗎?”尊鎏金的眼眸又銳利地直刺他心裡,自從上回尊的質疑,他發現他內心比起相信他一直以來所知道的一切,更傾向相信尊的言語。

尊無緣無故地闖入他的生活、擾亂他的秩序,他卻選擇相信了尊。

“要。”他回答。


結果還是想寫,但是有點忙只寫了段子
不知道看不看得懂
原梗出自於[絕地再生]

有時間有興致就繼續寫,
目前忙著趕生賀然後努力唸書😧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