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只是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上)

👉試水溫之零文筆之作(看了噁心想吐概不負責(^^)v)

👉安室知道沖矢身份設定

👉安室性轉

正當安室一如往常地醒過來,正打算梳洗一番到白羅上班時,他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例如他總覺得胯下濕濕熱熱的很不舒服,又例如胸前多了一些奇怪的重量,還有不一樣的視野。

剛睡醒的他以為是錯覺,瞇著雙眼打算去浴室沖個澡。

脫下睡衣和睡褲的當下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浴室的鏡子中他看到一般男性看了都會血脈沸騰的火辣身材,古銅色的皮膚透露出活力,只是,那美麗的身軀連結到是她輪廓變得柔軟的臉蛋。

她突然反應過來,拉開內褲,果然剛才那股濕熱感就是那個子宮週期性的排血,上天啊,誰能告訴她為何一夕間他會從男人變成女人,還要面臨初潮呢?

他現在十分地困擾,因為他家裡並沒有衛生棉這種東西,要他流著血到便利超商買?不可能。

情急之下她想起了苦艾酒,想她應該有辦法幫助處境尷尬的她。

沒多久她住家的電鈴響了,站在門外的是一臉不耐的苦艾酒。

“波本,你沒事要衛生棉做什麼?”她將拎著的提袋遞給開門的安室,但定睛一看,她便露出了與以往淡定神情不同的錯愕,“我怎麼不知道,你原來是女的。”

“……我是男的謝謝。”安室接過苦艾酒遞來店提袋,裡面裝的是兩包衛生棉和女式內褲。

“一點說服力都沒有。”“你別管。”

安室還是照常往白羅上班去了,一切除了胯下悶濕的感覺,除了用束胸而不舒服的胸前,除了她的性別外都很正常,

一直到她站上崗位,發現店內的客人不對勁,比起平常多了一位好看的男人——沖矢昴。

男人微笑著向他點了一份三明治,安室黑著臉拿起麵包和抹刀,迅速地做好一份可口的三明治,用不友善的力道放置在沖矢面前,盯著他那張虛假的臉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沖矢看著即使被不友善對待卻仍然精緻的三明治回答,“誠如你所見,我要吃三明治。”細長的眼將視線從三明治移到安室臉上,“有什麼問題嗎?”

沖矢一臉無辜的表情讓安室竄起了雞皮疙瘩,“……沒有。”他吃鱉似地回答沖矢,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一連三天過去,除了跟著毛利小五郎去辦幾個小案子,安室都窩在白羅安份地做她的服務生。

她第一次感受到每個月女性都是如何煎熬的。

說被一拳揍肚子也不像,一掌打下去也不像,重點是上述兩個都是短痛,而她現在下腹的疼可是綿延了三天。

組織發派下來的任務都被苦艾酒幫著擋掉了,她表示在她生理期結束前都可以先休息會兒。

當然她傳達這句時掩不住的是嘴角的暗自竊笑。

而這三天要說要什麼奇怪的,便是沖矢昴成為天天上門的顧客,有時點一杯咖啡便坐在角落用電腦用一個下午,有時點個簡餐並附贈另安室毛骨悚然的視線給她。

“沖矢先生,請不要盯著我好嗎?”趁著白羅冷清的時候,安室對那股視線表現出焦躁,向沖矢道。

“沒事,只是覺得你不太一樣,好奇罷了。”沖矢抿了一口咖啡,“你有變矮嗎?”

“人類怎麼會越長越矮啊?你的腦袋……”話說到一半,安室的聲音小了下去,她的適應力太強悍了,三天便習慣了這個高度的視線,如果不是下腹疼痛感她都要忘記這具身體並不是她記憶中的樣子。

“嗯?我的腦袋怎麼了?”沖矢勾出友善的微笑,好似猜不到安室那句話後面理當接下的語句般發問。

很明顯是故意的。

“沒事!”

痾這篇只是練習人物性格的
如果有崩就告訴我一下
感謝閱讀這篇奇怪的文的你你你

其實如果我有足夠的時間想寫點不是甜得膩口的文呢

评论(2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