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只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下)

👉沒有質沒有量的短短文

👉安室性轉

看著自從他身體變為女性之後便天天上門的顧客,他心裡滿滿糾結的疑惑。

為什麼特別挑最近這些時候天天光臨,且總是如盯獵物般看著他?

時間準得像特別掐好。

今日的沖矢和少年偵探團一同到來,店內沒有其他客人的時間讓這裡充滿小孩肆無忌憚的歡笑,看起來就像溫柔的大哥哥帶著小孩出遊,但從沖矢和灰原的竊竊私語兼偷偷瞥向她,安室可以確定事情不是幫阿笠博士帶小孩那麼簡單。

坐在灰原身旁的柯南則是一臉無奈,頻頻將憐憫的眼神投向她,是怎麼了,全世界只有她一個人能丟眼神嗎?

不久,原本只是投遞憐憫的柯南離開了那一桌跑到他面前,示意他彎腰一些,似乎是要說什麼。

安室放下手裡的工作,將耳朵湊向柯南,

“安室,你的身體不要緊吧?”柯南悄悄地道,像是擔心被聽到般再湊近她的耳朵,並用雙手捂起,“灰原和赤井在幾天前對你的牛奶下了藥。”

柯南吐在他耳上的氣息讓她打了個激靈,眼角偷偷瞥向小聲談論的沖矢和灰原,嘴角自然的微笑也變成了抽搐。

“所以說,這些都是你們搞的嗎?”她從吧台後繞出來,音量足夠那兩人從對談中注意到她。

“哦,我們做了什麼嗎?”沖矢那人工的細長眼隨著臉部肌肉的變化和嘴角一同溢出了愉悅的笑容。

安室踏步走到沖矢面前,“混蛋,不要莫名其妙造成別人的困擾啊!”說著,她將沖矢的手一把往前拉,直接往她胸部放去,“這不就是你搞的鬼嗎?”

說完,她感覺到放在她胸上的手抓了抓,她才突然意識到什麼,急忙將沖矢的手放開。

“你……!”

“是真的……”沖矢看著他的手,似是在回味剛才的觸感般象徵性的抓了抓,便轉頭向灰原道;“你的新藥,成功了。”

“啊,對了,別擔心,這有解藥的。”他對安室微笑。

此時的安室只想往沖矢的臉上揮一巴掌。

“沒事對別人下什麼藥啊!我和你很熟嗎!”

“還不夠熟嗎?那……等我們熟了再給你解藥吧,畢竟解藥也是藥。”

“哈?你這是什麼曲解方式!”

“別太生氣,只是無傷大雅的一個玩笑罷了。”沖矢的表情是前所未有愉悅,看起來就像是等會兒走路會一邊哼歌的愉悅。

“對了,生理期生氣對身體不好喔。”他善意地提醒。

安室表示白眼已經可以翻到後腦勺了,這一切不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嗎?

他只能眼神死地回答,“你什麼時後可以閉嘴,赤井。”

而一旁的少年偵探團則是默默看完這齣鬧劇後在一旁討論性轉的可能性。

Fin.

—————————

其實我自己很雷先天性轉
可是很愛後天性轉wwww

現在好想寫潛入Gay bar出任務的安室
被下藥,發現之後努力掐自己不要睡著,但是還是睡著了,但是因為是赤安所以赤井就來英雄救美了

(其實我只是想寫想睡覺掐自己來清醒而已
因為我手臂上現在都是瘀青……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