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Failed to detonate Ⅰ

今年的秋天特別濕熱黏膩。

萊伊撥了撥貼在頰邊的一綹髮絲,蹲下去將他的狙擊槍收回槍袋中,視線有點暗,不過這不影響他收拾的動作。

他向組織回報了聲「任務完成。」,便背著槍袋走下高樓。

隱沒在夜色中等著他的是一台十分低調的黑色轎車,隔熱紙的顏色深得看不清裡頭,正好適合這令人喘不過氣的秋夜。他拉開後座的門,裡頭是頭一次與他一同進行任務、坐在駕駛座的蘇格蘭,兩人對視一眼,互點了個頭,萊伊便向車子裡坐了進去。

「畫面如何,有沒有香艷刺激?」車門喀噠的關上,蘇格蘭打趣地發問,相比蘇格蘭語氣裡的輕快,萊伊在後座緩緩地點了根菸,輕輕地哼了一聲,沒有回答這絲毫不重要的問題。

萊伊打開車窗讓尼古丁的味道從車裡散出去,他聽說這次合作的新夥伴都不太抽煙,讓煙味瀰漫在車內似乎有些失禮。

「哎呀,他來了。」蘇格蘭的聲音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引得他將視線移到正前方有著透露出光線的玻璃門的飯店大樓。

正對著停泊在小巷的車子,黑夜裡的對街走來一位金髮男子,身後溫暖的黃燈像是迎接疲憊的旅人在夜裡盛放,讓他的表情因為背光而不甚明顯——

不久前在他瞄準鏡中存在過的波本出現在他們的視線內,他打開了另一側的車門很快的跨坐進來,沒有半點多餘的動作,氣質帶著優雅卻還有著無視所有的冷漠。

他自然地拿出手機開始瀏覽,彷彿他只是進入一個無人的空間般沉默,與整個城市一同漆黑的車子裡只有他手上的手機發出慘澹的光線。

蘇格蘭向他打了個招呼,隨即繫上安全帶便要出發,滑著手機的波本抬眼對蘇格蘭隨意應了一聲又繼續動作,一眼也沒瞧上萊伊,對此行為感到稀鬆平常的萊伊沒有多說什麼,組織裡多的是脾氣怪異的傢伙,他們也並不是什麼見面會友好地打招呼那種關係,波本不存在需要禮貌對待他的原因。

將菸捻熄了,萊伊把車窗關上,墨黑的車體在沉悶的夜裡緩緩滑出小巷。



他下一次遇到波本是不久之後的事情。

他在一個仍舊黏膩的午後偶然見到了在公共電話亭中講電話的波本,有著年輕容顏的男子穿著輕便,腳邊放了一袋超市塑膠袋,從外觀看不太出來裡面是什麼。

比起地上塑膠袋,更吸引萊伊注意力的是波本的神情。與平常在組織內嬉皮笑臉腦袋卻仍明顯看得出十分精明的波本相比,這時的他笑得十分開朗陽光,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個會算計的人。

氣質的反差之大,令人好奇。

他曾經聽說過波本的本名是安室透,但他從未見識過扯下了行動代號後,那個男人的樣子。

他站在電話亭不遠處大喇喇地看著專心講電話的安室透,那個模樣陽光開朗的男人。觀察夠了之後,他提步又回到他原本的的行徑路線,往離去的方向前進。

不過正當他要路過電話亭時,安室透,或者說是波本,從中走了出來。

看他的神情,應該是早就發現了他駐足一旁。

「這不是萊伊嗎?怎麼閒來沒事來觀察我的生活?」波本靠在電話亭的玻璃上,他臉上的冷笑如今日陰暗的的天空般讓人不舒服。

和剛才如豔陽的笑容呈現強烈對比。

萊伊微微偏了偏頭,「路過。」他聳聳肩,臉上漫著不在乎的神情,表現出不以為然,好像他真的只是路過而沒有停步。

波本對於這個理由也沒什麼話想接,他甚至根本不想知道為什麼萊伊會出現在這裡看他打電話,只是將方才的語句作為反感的招呼用語向萊伊拋去。他嘁了一聲作為回應後提著他的超市塑膠袋轉身離開。

波本拉了拉上衣的領口,搧了一陣風,剛入秋的天氣確實比夏季更為涼爽,然而仍是一個讓人感到悶熱、卻不足以讓人體流出汗來散熱的溫度。

整個城市像個巨大的悶燒鍋,用不高的溫度蒸騰著。同時蒸騰波本他所剩無幾的耐心。

路途中他一直聽到後面有著不久前才聽熟的細小腳步聲,和最近天氣的濕黏一樣在短期的時間內緊跟著他。聲音不大,卻令他煩躁。

他知道後面是萊伊,那個天殺的從瞄準鏡中看他動作的萊伊,腳步聲輕得令人作嘔的萊伊,雙眼看不出情緒卻像是看透所有的萊伊。

比起其他組織成員,這名沉默的狙擊手更讓他感到厭惡,說不上為什麼,他總覺得萊伊有些和他相似的地方——這也是為何他如此厭惡萊伊的原因之一,一想到自己和幹盡骯髒事的組織成員相似,他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停下腳步,他轉頭冷眼望向萊伊,對從剛才開始一直在身後的他不友善地道:「聽著,非任務時間我享有我的隱私,請勿跟著我。」

他身後不遠處的萊伊隨著他的注視停下腳步,沒有一絲慌亂地看著與他身高相仿的波本回答:「只是剛好方向一樣。」

無法分清是藉口或是真實,波本鬆了鬆緊握塑膠袋的手後再度握緊,他非常想繞別的路讓這個令他感到煩躁的男人別跟在自己後頭,但自己的目的地就在正前方的路上,沒有巷子、沒有天橋、沒有任何可以繞路的地方——沒有可以離開煩擾腳步聲的地方。

波本試圖忽略萊伊前行著,他們兩人一前一後地移動,微弱的腳步聲如影隨形地跟在後頭。波本強壓著把萊伊碾回去的想法,但他最終還是在毛利偵探事務所前停了下來。

「不如這樣吧,」波本漂亮地回過身,用安室透的招牌笑容和不耐煩的語氣並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向萊伊道:「你先請,我不習慣在個人時間有人一直跟在我身後。」

他倒要看看萊伊是不是真的只是同向。

「我想應該不用這樣,我的目的地就在前面。」萊伊伸手向波本身後指了指,波本順著他修長的手指向後看去,白羅的招牌大方地晾在顯眼之處。

也許只有讓這陰暗的天空現在立刻開始暴雨才能讓今天更糟了。

萊伊注意到波本那像是詛咒自己運氣不好的臉,補了一句:「蘇格蘭約我去的。」

他原先以為提出與波本關係良好的蘇格蘭的名字會讓波本好過一些,沒想到他面前的男性只是將詛咒自己的表情升格為憤世,沒有回應他地轉身比他更快抵達白羅,然後進去。

他不太能理解地跟著走進白羅,店內已經抵達的蘇格蘭和剛剛進入的波本正小聲地交談,從他的方向看不到波本的表情,但他可以看到蘇格蘭微帶無奈的歉意,推測對話內容大概是在問邀請他來的原因。

兩人的談話停止在蘇格蘭開口的瞬間,「萊伊,你來啦,波本才說他遇到你呢。」蘇格蘭像是看到救星般向萊伊揮揮手,邀請他入座。

見萊伊進入店內,波本將超市塑膠袋提到工作台的後方並拋出了一句:「請你們別打擾我工作。」

「哎呀,安室先生,你把東西買回來啦,那店就交給你囉,啊咧……這幾位是?」榎本從準備區走出來,疑惑地看著氣氛奇妙的他們三人,和波本手上依平常應該從後門提進來的塑膠袋。

「他們是我朋友。」波本微笑著對她說,「梓小姐就放心下班吧。」

「欸?好的,安室先生你辛苦了。」縱然覺得氣氛很不對勁,榎本還是愣愣地點頭向波本道別,沒有深究。

波本在榎本離開後順手將店門口「營業中」的牌子換成「休業中」,好讓他們三個之後的談話不會被打擾——

畢竟蘇格蘭不可能只是邀請萊伊來喝咖啡的。

「原來你在這家店工作。」萊伊在白羅吧台的位置就坐,波本輕哼了一聲,走到工作台處理剛買回來的食材。

蘇格蘭向萊伊推薦三明治,聽說是這間店的人氣商品,萊伊也從善如流地點了三明治。

波本製作期間萊伊用他碧綠的雙眼看著他指節分明的手如同蝴蝶般輕巧靈活地在食材上動作,動作之靈巧美妙,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它是如何地在組織中作惡多端。

各自點完餐點後空氣中尷尬地沉默了一下,直到波本開口打斷了寂靜,「所以,你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一別還有外人在時的樣子,波本有些無奈卻似是有著更多的不耐地問。

「來讓萊伊佩服佩服你的手藝的。」蘇格蘭從容地胡說八道,敷衍他的問題。

接下來他看到波本一臉你在跟我說笑嗎的表情,並把做好的三明治放到萊伊面前,「別開玩笑了,蘇格蘭你有要吃什麼嗎?」

「請安室透幫我做一份特製料理吧。」

「很抱歉,安室透今天請假。」說完,波本開始動手製作已經有材料在旁的三明治,「蘇格蘭,就算你要喝下午茶,我也不認為你會邀請萊伊,就算是琴酒都比邀請萊伊有更大的可能性。我這樣的回應,足夠讓你回答真正的原因了嗎?」他毫不避諱地在萊伊面前對蘇格蘭這種無禮的問題。話語中的主角,萊伊,並沒有反應,彷彿事不關己地食用面前的三明治。

而蘇格蘭見波本要做給他的是三明治,便順手從萊伊盤子中拿起一個開始吃了起來,「別那麼說,我和萊伊的關係沒差勁到那種地步。我只是想到最近我們三個威士忌應該會合作一陣子,就把萊伊叫來熱絡熱絡三人氣氛,順便給你一個驚喜。」

「你還真信任他。」波本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萊伊,繼續手中製作三明治的動作。

「不信任不行,支援的任務大部分都是萊伊負責,你如果想早點死也是可以不用跟他有默契沒關係。」蘇格蘭用爽朗的笑容和語調回應波本帶刺的話語,互不相讓。

「喏,三明治。」沒給蘇格蘭足夠的斷句時間說更多話,波本將三明治放到他們兩人的桌上。蘇格蘭也不以為意地道:「謝啦,你要一起吃嗎?」

忙完活兒的波本將身體靠在後方的工作台,雙手環胸地看著兩人吃三明治的動作,「不了。」

「蘇格蘭,下一次行動的事情。」一直獨自沉默吃著三明治的萊伊見兩人談話方向可能會越跑越遠,便開口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提醒蘇格蘭。

蘇格蘭佯裝自己是真的忘記此行目的,被萊伊提醒才想起地樣子喊:「啊啊,對!」

波本挑了挑眉,表現出蘇格蘭這段戲演出得根本不必要,蘇格蘭裝作沒有看見,繼續道:「波本,下一次行動的時候,大致會和上次相同,你負責前線,萊伊是後援,而我最後會負責接應,不過在那之前我還有一件事要辦,有可能會緩不過來,所以告訴我你需要多少時間完成任務,好讓我估計一下我能不能趕到,我不行的話可能會找別人幫忙。」

波本往下看向自己的腳尖,思考了一會兒,然後再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兩個人:「不用很久,和上次一樣就可以了。」他瞥向店外,看見水霧凝結在玻璃窗上。

外頭似乎快下雨了。


TBC.

✖感謝閱讀

✕入坑注意我更新很慢(・∀・)
✕特別感謝黎雨幫我揪錯
✕每次修前面都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最近好冷喔寫文都沒Fu
✕來個留言吧我寂寞(・へ・)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