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Silence(上)

✖警校組同齡設定


「沒想到降谷你也來了,剛好我們要去吃個飯,一起嗎?」

-

降谷心裡是有些錯亂的。

一覺醒來,以為睜開眼身邊應該是自己的住屋,或是在飯店內且身邊有位和他一起入住的熟睡男子,之類平時生活常見景象,但他卻看到過去十分熟悉的租屋。

當他還是學生時的租屋。

從厚重的窗簾透出來的陽光比記憶裡還要刺眼,他記得他的窗簾應該是之前松田送他的墨綠亞麻簾,說是商店街抽獎抽到,不知道放哪,正好降谷他剛好需要,就拿去用了。

陽光刺激得他有些暈眩,但顏色看來是接近白色而非記憶中的墨綠。

是被誰換過?

不對,應該問為什麼他在這裡、在這間記憶中應該早已退租清空的房間?

他不知道。

他腦袋裡所能浮現出的最近的一件事,是一早起床,看在公安和FBI聯手、今早凌晨三點才解決任務回家的份上順手為借住在他家的赤井做了份早餐——三明治和黑咖啡。

他悠哉地看滿臉疲倦的赤井,兩人同時出門,今次是負責同一個案件最後的攻堅行動,

他記得有股不安的感覺從腳底直直竄上腦海,讓他頭皮發麻,毛骨悚然地令他感到可怕,好像在預告著意外的發生。

會沒事的,只是一個攻堅行動,當初組織的攻堅都平安度過了,這次也會沒事的。

他這麼告訴自己。

然後記憶嘎然而止。

-

降谷睡著的臉讓他越發像個剛成年的年輕小伙子,平時打理整齊的金髮凌亂地散在頰邊、眉頭都舒緩讓他看起來沒有攻擊性。

好一段時間沒好好睡過覺的赤井拉著充電中的筆電到降谷身側,螢幕發出的亮光在黑暗的房間顯得刺眼,赤井微微瞇起他的眼睛,便開始快速敲打鍵盤。

不久,他將筆電闔上,室內又歸於黑暗,僅有從薄紗簾後透進來的微弱月光,讓他勉強辨清身邊人的輪廓。他伸手將散亂在降谷額上的碎髮撥整齊,在他身邊闔眼休息了一陣,讓自己淹沒在這短暫的靜謐。

一聲手機簡訊的鈴聲劃破了沉默,他從口袋中拿出手機,邊將筆電收拾著邊讀訊息,窸窣的聲音比方才的鈴聲更攪動了房內安靜而令人窒息的空氣。

他起身打開房門,門外溫和的光線毫不遲疑地打進房間。

降谷仍熟睡著。

赤井回過頭從細長的光線中看清降谷的臉,光暗對比讓視線沒有那麼清晰,他幾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半瞇著眼道:

「零, 我走了,晚安。」

他將房門帶上,房間內又再度沉寂。

-

「這裡到底是哪裡啊?」降谷撓撓頭,決定先將睡衣換掉。

既然這屋子除了窗簾外都和以前的住屋一樣,他打算看看衣櫃裡的內容物是否和原本一樣,幸運的話,也許書桌抽屜裡還會有一些錢,讓他搭車回去他現在的住宅。

他果然從衣櫃和抽屜中找到他需要的物品,而就在他穿戴整齊準備出門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嬉鬧,

有些熟悉。

突然想起過去租屋處的隔壁間正是松田的住處,當初為了方便,他和松田、伊達、蘇格蘭四個人都租同一棟樓的屋子。

想到此處,他連忙開門,希望打開便會看到過去他還讀警校時那幾張歡樂無憂的笑臉。

門後的確是松田他們三個,每個人的笑容都如太陽般燦爛,他的感覺和醒來時見到陽光一樣,有些暈眩。

也許最近有些貧血。

或是其實是在夢中才會有這種異樣的感覺。

三人的視線投射到他身上,「嘿!降谷,你醒啦,正好中午了,你要一起去吃午餐嗎?」伊達首先向他開口。

「零,你的房間怎麼還是那麼暗啊?窗簾就是拿來早上打開享受陽光的啊!」蘇格蘭探頭望進他的房間,一臉誇張地搭配肢體語言表現出不可思議。

降谷不禁笑了出來,不知道多久沒有這麼放鬆地和這些老友說話了,就算只是在夢中也好。

有些想念他們。

「看來你心情不錯,走吧,再不走店裡就沒位子了。」松田刻意揉亂他整齊的金髮,再用熟悉的方式和他勾肩搭背,臉上總是掛著一副墨鏡像在耍帥般只有嘴角露出好看的笑容。

「說起來,零,你最近好像很忙,還好嗎?」

家庭餐廳的靠窗位子上,四人兩兩坐定。伊達手支著頭,在餐點還沒上桌前問坐在他對面的降谷。

「欸?」伊達有些奇怪的問話讓他不禁一愣,最近很忙?

是指他和赤井那累得爆肝的行動?

不對,好像哪裡怪怪的。

他再次覺得自己神智不清。夢裡,哪有邏輯可言,什麼都能發生,什麼都不奇怪,何必如此較真。

他們的位子外的陽光被突如其來的烏雲遮擋,變得有些陰暗,降谷眨眨眼,比起方才陽光正好,他比較能適應這種光線。

烏雲走得很快,旋即回復到陽光明媚,降谷覺得他應該要隨身帶一副墨鏡,過亮的陽光再度令他暈眩。

也許那次攻堅任務後他沒有好好休息,身體有些貧弱得讓他自己感到擔心。光是今日就暈眩了三次,有空肯定要去做個檢查。

再見到赤井的時候大概會被小小叨念幾句,雖然赤井常常對許多事情漠不關心,有時卻像老媽子般,什麼都要插手。

不過,兩人現在的身體狀況應該是差不多的,也許他們倆會一起倒在床上起不來,直接睡到三天後。

「降谷?」伊達的手在他面前揮了揮,蘇格蘭和松田也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太累了嗎?抱歉,應該讓你好好休息的。」就在蘇格蘭說話的同時,他們點的菜上桌了,「不過不吃飯也不好,就撐著點,吃完再回去睡吧?」他將食物推到降谷眼前,看起來可口的漢堡排卻半點也提不起降谷的食慾。

「抱歉抱歉,我沒事,只是在發呆而已。」為了不讓他們擔心,降谷露出安室透常常咧出的微笑,充滿了大丈夫的安心氛圍。

眼前幾位老同學都沒怎麼看過他名為安室透時的樣貌,於是如同影帝般把演出安室透時練出的完美微笑發揮得淋漓盡致。

「你最近在忙什麼啊?」

這真是令人難以回答的問題,他該怎麼回答?以公安身份剿了某組織?

「呃……這個嘛……」真是完蛋了,沒有一點草稿就上陣的他什麼都想不到,連唬弄過去大概也會被揪著纏問。降谷尷尬地笑笑,腦筋快速地運轉,希望能找到可以用來搪塞的謊言。

「不如問,你和赤井相處得還好嗎?」看出他有些困窘,蘇格蘭笑瞇瞇地幫他爭取了一點時間,並且問了一個他不用腦袋思考都可以回答的問題。

「誰會和那個FBI好啊!」想都不用想,降谷馬上回答了蘇格蘭的問題。話語經由他的口中吐出的同時,他發現不對勁。

他以為這個夢的時間設定是警校時期。

「欸?」他發出了一個疑惑的單音。


Tbc.


受不了沒文發的日子(掩面)

好久沒寫降谷了
降谷真可愛←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