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Silence(中)

上一篇地址:(上)

✖警校組同齡設定
✖赤安交往設定

-

「抱歉,降谷,我看你的身體狀況不適合再待下去了。」蘇格蘭露出帶著歉意又擔心的笑容,看到他的表情的降谷則是不太能理解地看著他。「這不是夢,你該知道。」

「降谷,你想回去還是想留著?」松田開口。

「等等,你們在說什麼,什麼不是夢、回去留著又是什麼?」

「……原來你還不知道嗎?」現在換其他人錯愕了,原本以為降谷已經知道事情的真相,沒想到事實並不如他們所想。

這下可就有些難以解釋了,不管由誰來開口都有十足的尷尬。

三人對看一眼後,蘇格蘭開口:「降谷,這裡是……嗯、死後的世界,你會在這裡是因為你的身體在另外一邊的世界瀕臨死亡。你的靈魂現在很虛弱——你應該有發現——因為你並不真正屬於這裡。可以算是卡在兩邊的夾縫中。」

「原來因為這些原因嗎……」降谷喃喃道。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所以你們問我要留在這個世界還是回去?」表示無奈地扶了扶額,「我認識的、珍惜的人差不多都在這邊了,當然是留著。」

在他道出了回答的瞬間,蘇格蘭問道:

「那他呢?」

面對這個問題,降谷首先用力地眨了眨有些乾澀的眼睛,突然覺得腦海裡有什麼很重要的記憶遺失了,他變得不能理解蘇格蘭到底在說什麼。

「你說誰?」

他感覺到身邊的人動作都停了下來,不管認識的或是不認識的,所有人的交談聲、餐具碰撞杯盤的聲音都在那一剎那停止,甚至連空氣的流動都感覺不到。

世界凝結在他提問的瞬間。

他再次眨了眨眼,四周的人們又活動了起來,彷彿剛才世界的定格只是他的錯覺。

「降谷,你在說什麼?」蘇格蘭難得地皺著眉看他,「剛剛不是才提到嗎?赤井秀一啊!」

「他是誰?」降谷半瞇了眼,這個名字對他而言,聽起來十分的熟悉,卻又莫名地陌生。

「你真的不記得了?」

「是因為降谷不應該存在在這個空間才造成的影響吧。」沉默許久的松田開口。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該回去了,降谷,活人不能在這個世界裡失去記憶,會魂飛魄散的。」伊達接了松田的話語道。

蘇格蘭困擾地雙手環胸:「啊啊,原本想和你聊久一點的,看來是低估了這個世界對靈魂的影響力。」臉上掛滿了可惜,卻仍牽出溫暖的微笑,

「降谷,你現在回去。然後記住,你叫做降谷零,而你的伴侶是赤井秀一。」

「等一下,我沒有說我要回去人世啊!」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像是呼應蘇格蘭的微笑般順勢加強,照得他暈乎乎的,漸漸有些不太能跟上話題的速度。

「「「你回去,我們會等你。」」」

「「「十年、二十年都會在那棟公寓裡。」」」

降谷眯起了眼,他們三個的聲音、他們的身影都在他的感官中糊成一片,分不清方才的話語究竟是誰的發言,接著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世界歸於沉寂。

-

他猛然張開眼睛。

視野中不再是光線明亮得讓他暈眩的陽光,半開的白色窗簾中流洩出和煦的光線,像是生命的泉源般地讓他感到四肢百骸都充滿活力。

他隨手扯掉呼吸器,坐起身,隨著他的移動,布料窸窣摩擦的聲音傳入他的耳裏,而帶著重重鼻音的一聲呼喚將他的注意力從窗簾中透出來的陽光拉回來。

「……零?」

是赤井。

「你回來了。」他看到赤井蒼白削瘦的臉上印著趴在床邊補眠的紅痕,面容帶著不敢置信的喜悅,綠色的眼眸在滿溢的悲傷和疲憊中沁出獲得希望的光彩。

「赤井。」方才斷失的記憶霎時湧進腦海,他知道蘇格蘭說的人是誰,他也認得眼前的這個人是誰。

赤井秀一。

他從來沒想過他會忘記的這個名字,這個名字對他而言包含了愛與恨以及各種回憶。

是他現在拼死也要守護的人的名字,是他一輩子也不會想忘掉的名字,是他失去一切後仍然留在他身邊的名字。

赤井對降谷的清醒感到有些慌亂,衝動站起的動作似是要緊緊地給他一個擁抱,卻在接觸前停住。

像是害怕降谷受到傷害地停下。

「沒事的,赤井,我現在很好。」他張開雙臂,微笑地看著赤井,示意他可以再往前些、擁抱住他。

赤井的手巍巍地環上他,很輕很輕,輕得降谷覺得他閉上眼便不會意識到這是一個擁抱。

「零。」他的聲音帶了點哽咽,

「嗯?」

「零。」像是要確認他的存在一般,一聲一聲地喊著他的名字。

「我在。」降谷閉上眼,極其溫柔地回應赤井的呼喚,「沒事了。」

他感覺到赤井的擁抱漸漸加重了力道,「不要離開我。」

他順著赤井的背安撫身前有些顫抖的身軀,一次一次地輕輕撫平赤井心裡的害怕,「我在。」

「零。」

他將手轉而捧起他的臉,讓他們的眼睛直直對視,「你看,我還在、我很好。」他手指輕輕抹去赤井頰邊的淚痕,對他展露一個微笑。

輕輕地,他在赤井唇上一啄,然後拉著他,額頭相抵。

「我愛你,秀一。」降谷輕聲道,「你能幫我把醫生找來嗎?我想問一下我的身體狀況。」

「好。」赤井伸手整理了降谷睡久而壓亂的金黃軟髮,「等我回來。」

單人病房的門在赤井離開後關上,降谷拔掉點滴,喃喃道:「那麼,該開始處理一些事情了呢。」他掀起被子,赤足走到窗前,「果然睡了那麼久的身體很難行動啊。」

喀噠一聲,窗戶被推開。

-

「……零?」

-

TBC.

原本想要兩發結束的,後來發現有點難
不過下一次應該就是短小至極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