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Failed to Detonate Ⅲ

這回蘇格蘭私設有

前文→(2) (Ⅰ)




「我剛才收到貝爾摩德的消息。」

三人聚在蘇格蘭的房內,房內的床上放了幾張平面圖和資料,蘇格蘭和波本分別側坐在兩側床沿,而萊伊則是在一旁拉了一張椅子坐。

「她已經從另外一條線索得到目標的位置,並且結束她的探查任務,接下來她只會負責支援,在三天後會和我們匯合。」 蘇格蘭從他放在一旁的包內抽出一個文件夾,「這是她探查回來得到的資料。」

「這次任務的分配是?」趁著蘇格蘭從文件夾當中抽出幾張紙,萊伊問。

「你們兩個負責潛入兩個可疑地點,確認目標和樣品的位置並給予回收。而我負責保全和監視器的破解,還有撤離與善後,我會駭進監視器,告知你們巡邏警衛隊位置。目前到這裡有問題嗎?」

兩人搖搖頭。

「那麼這個是平面圖,」他將剛才從文件夾內拿出的紙遞到他們面前,「記號上的地方是你們要去的可疑地點。現在來跟你們解釋下關於貝爾摩德的支援任務,她探查時在平面圖上註有數字的地方裝設了炸彈,畫了圈的是主炸彈,任務失敗到無可挽回的地步時才能引爆,而其他小炸彈是有需要引爆的話,都可以用耳麥通知貝爾摩德炸彈編碼,這時她就會引爆。到這裡還可以吧?」

「既然以上都沒問題,那現在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你們給我仔細聽好。」蘇格蘭眼神十分認真,讓房內氣氛瞬間嚴肅了起來,萊伊和波本調整了姿勢,準備接收最重要的事情。

蘇格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耳麥給我全程開著,我叫你們撤退就給我撤,不准亂跑!」

蘇格蘭佯怒地指著波本和萊伊道,接著雙手環胸,低頭開始細數光是這次三人一起執行的任務中兩個人的脫序行為造成多少困擾。

雖然任務完成是完成了,但是每次負責後援和善後的他心也是很累的好嗎?

兩人默默聽著蘇格蘭的埋怨,怪了,明明沒有喝酒,為什麼有種蘇格蘭在發酒瘋的感覺。

「你們兩個根本就沒在聽吧?算了,最近好好休息,三天後行動。」最終蘇格蘭見關係惡劣如他倆都開始眉目傳情,便停下自身埋怨的動作,

-

行動在三天後開始了。

目標避在一棟別墅,貝爾摩德弄出了兩套警衛服,讓波本萊伊穿著潛入。

兩人從別墅的後門進入,正大光明地走過守在後門旁的警衛,來到了有片大玻璃映照得十分明亮的空間,從玻璃可以看到外頭宜人的景致,佈置上看起來是房子主人飲茶休憩的地方。

左轉一個彎他們進入主大廳,別墅是歐式,主大廳面對大門的方向有著一個顯眼華麗的樓梯,樓梯口和轉角各站了兩名警衛,沒有引起懷疑。

他們從那繁複宛如巴洛克建築再現的樓梯向上走去,一路的順暢在二樓樓梯口的警衛劃下休止,守在樓上的警衛擋住兩人的路,眉頭緊緊皺著問:「你們不是巡邏組,是負責哪邊的?為什麼可以私自走動?」

「附近暫時沒有別人,放倒拖進房間。」從麥克風中聽到警衛的問題,蘇格蘭趕緊向他們提示,這種容易露出馬腳的問答能越少接觸越好。

誰知道他們有沒有什麼通關密語。

「啊啊我們是負責樓下的,剛剛好像看到人影,所以、」波本裝作匆忙地比手畫腳了一番,而一旁的萊伊迅速地在警衛還沒反應過來前將他敲暈過去。

萊伊再次回頭看波本的時候,他已經從散發著新人警衛的氣息回到和一直以來沉著的模樣,與當時從安室透轉為波本時同樣迅速。

「下手真狠呀,萊伊。」波本上前去幫忙萊伊將警衛安置在最近的一間空房間。

「彼此彼此。」他可沒忘記刑求時波本是怎麼對待對方的,那張游刃有餘的笑臉看得連遠方的他也忍不住頭皮發麻。

「既然已經上了二樓,就有效率點,分頭吧。」蘇格蘭的聲音從耳麥裡再度傳來,兩人對視了一眼,波本比了個往左的手勢,赤井點點頭,在波本確認離開沒有問題後,兩人分了頭,分別前往那天晚上談到的可疑地點。

波本來到了左邊的長廊,空間十分單調,長廊尾端和轉角有著玻璃窗,而窗戶旁各站了一名警衛在旁邊,讓整條長廊的氣氛十分嚴肅而死氣沉沉,唯有漂亮的玻璃窗透出的明媚陽光和幾盆小植物讓屋子看起來更有些生機。

昨日蘇格蘭指給他的地點是在長廊左手邊的第一個房間,從他經過的走廊長度判斷那應該不是一間小房間,且唯一的出入口應該是房門,看不出有任何地方能夠設置足以逃脫的窗戶。

這也難怪會被列入可疑房間,因為無法從外頭看到裡面。

沒有窗戶的房間,會是用來做什麼的呢?

波本直直地走到那扇房門前。

「是誰?」一聲叫喚止住了他的動作。

一轉頭,他來的方向無聲無息地來了一位持槍警衛,「你在說什麼啊,我是警衛啊!」波本雙手高舉面對警衛威脅,表現出自己並沒有惡意的模樣,更多的是如剛才一般透露出緊張慌亂且沒有攻擊性的樣子。

「你不是警衛,你是誰?」他身旁原先守在那裡的警衛聽到他的話語,連忙抽出槍枝一同向著波本。

「等等,我是警衛啊,別射我!」

「不,你不是。」對方語氣堅定地回答波本的演技。

「你是怎麼識破我不是警衛的?」收起舉著的雙手,波本勾起玩味的笑容,雖然這麼粗糙的演技要識破不難,能那麼肯定他說的是謊言,也是一件十分厲害的事情。

他的演技真的已經到了待加強的地步了嗎?

「因為……等等,你是、」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作此反應,但他可是波本,不會因此放過任何機會,他趁對方因他的話語而分散了一些注意時抽出他的配槍——

這身警衛服的設計大體而言和警察制服十分相像,感覺像是拔槍對準同僚一樣,感覺真差。

他和對方對峙時想。

「……我是?」

首先認出他不是警衛的男子揮了揮手要身旁的人退下,確認附近沒有其他人後,他將槍收回了槍袋之中。

「降谷先生,請問您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對方問出了令他驚愕的話語。

TBC.

-

嗨這次是很短的任務章節
請不要耗費腦力思考別墅的樣子
因為我也還沒確定(#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