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聖誕賀】Toxic

✕唉唷前篇在這裡Into You

✕作者有病要吃藥的波本跳舞系列

✕這個大概是最後一次寫跳舞了,因為感覺沒什麼機會讓他們每次工作時都不務正業

✕是萊波喔,愛明美的慎入

✕因為趕聖誕節發所以沒什麼修(T_T)

✕BGM:Toxic



「這次你不跳舞?」伴隨著背景音樂,隔壁人慵懶的聲線緩緩吐出問句。

昏暗的燈光下,音響播放著歌詞帶著性暗示的曲子,逐漸歡騰的舞池和Rye的問句讓Bourbon回想起上一次任務裡他的動作。

「哼。」Bourbon輕輕搖了搖酒杯,讓冰塊和酒杯發出清脆的聲響,「沒必要跳的時候我才懶得跳……」他像是想起什麼,「唷,難不成Rye你迷上我的舞姿了?」

Rye輕笑一聲,沒有否認。

這時,一位似是醉酒的男子踉蹌地走向兩人所在的吧台,「嘿,金髮小哥,你真美,你有伴了嗎?」男子的手輕輕碰了碰Bourbon的髮梢,用一個開朗的笑容搭訕。

「感謝你的邀請,」Bourbon微笑著避開他的指尖,「我有伴了。」他用拇指比了比隔壁的Rye,拒絕了男子的邀約。

「他又不陪你跳舞,來這兒光喝酒有什麼意思?」男子嘟起了嘴,裝可愛地對Bourbon說。

「你們可以去跳舞,我不介意的。」一旁的Rye出聲,他搖晃酒杯並勾唇對Bourbon打趣一笑。

「嘖,想看我跳舞可以直說……哦呀,正巧我知道這首呢,當聖誕福利跳給你看吧。」Bourbon脫下外套,對那位搭訕的男子道:「想跟我跳舞的話,請努力跟上吧,我的舞步不會因為你而放慢的。」

「欸?」

「這傢伙可是很厲害的。」Rye回答男子的疑問,臉上的笑意更濃。

男子頓時覺得一開始Bourbon微笑著拒絕他時感受到的壓迫感也許不是錯覺,走向舞池的背影變得如此巨大而令人害怕,「……我現在留在這裡看他表演還來得及嗎?」

「大約還可以,坐嗎?」Rye指了指他隔壁的座位,男子感激涕零地坐下。

而舞池中的Bourbon則是找了個Rye視線所能觸及的地方跳起舞來。

There’s no escape. I can’t wait.
I need a hit. baby give me it.

他的雙手皆往左方伸去,再捲了回來,呼應了歌詞。接著腰肢半轉,收回的手撫著臉頰,既楚楚可憐又妖嬈。

身旁有些人在這短短幾秒內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注意到這不是一場應該忽略的表演,而停了步,站在一旁。

You're dangerous. I'm loving it.

發現逐漸有人停下各自狂歡的步伐,Bourbon勾起了有些調皮的笑容,像是中了邱比特的箭的後傾動作結束後朝著Rye的方向舔了舔唇,和歌曲本身帶著的危險氣息完全符合。

收到Bourbon再次從表演中投遞過來的挑釁意味,Rye只是笑笑地飲了口酒。

Too high, can’t come down.

隨著樂曲即將進入副歌,Bourbon身子像無法支撐自身重量般滑了下去,而薄唇如上次的表演般開始了對嘴。

Losin' my head, Spinnin' 'round and 'round

他雙手後撐、頭後仰,配合著歌曲迷幻的唱腔轉了轉頭,做出誘惑而迷濛的表情。

Do you feel me now?

而後他轉了個身,又再度站起。

趁著間奏,他走向Rye,又再一次地與上次做了相同的事情。

Rye也早就料到Bourbon不可能只是跳舞給他看,一定會抓緊時機好好玩弄他一番,對於Bourbon的逐步逼近,在Rye眼中是毫無意外。

Oh, The taste of your lips, I'm on a ride

Bourbon伸出手指在Rye的唇上輕輕一點,再伸出舌情色地對著那隻手指一舔。

一直按兵不動的Rye這時捉住了他的手腕,打斷了Bourbon,「上次你在對台下所有人表演,我沒破壞演出。」他瞇起眼,「我想也許這次我能停下你的舞步,然後找個地方獨享我的聖誕禮物?」

「哈啊?」被停下的Bourbon瞪著眼前的Rye,難不成這個男人有奪取別人氣場的能力嗎?剛剛好不容易可以營造了氣氛,這時眼前的Rye看起來可是比他還要性感。

Rye湊到了Bourbon的耳邊,「趁著從這裡脫身還容易的時候,走嗎?」他沙啞地聲音摩擦著耳膜,鼓動直達心底。

Bourbon慌張地掩住耳朵,Rye則是笑了笑,伸手攬過Bourbon的腰便往外走。

而一旁的搭訕男子還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倆的背影。


End.

其實是亂寫的一篇
聖誕賀文

第一次這麼明確地寫萊波,好緊張
其實我還滿喜歡明美的(?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