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約定

◆BE慎

◆原本是跨年要發,後來忘記了,趁新年虐一下,虐虐身體好



十二月三十一日,一整年的最後一天。

降谷這天並沒有要加班,他和他的同居人約好了,這一年的最後一刻和下一年的第一刻都要一起度過。

最近FBI好像忙著要收網,難為這些美國人在這些該當放假的聖誕節前後如此忙碌,原本派駐在日本的赤井並不需要幫忙美國本土的事務,但是考慮到他優異的狙擊能力,總部將他調回去一週做支援任務。

離開日本前的赤井也不閒著,該處理的公文還是得處理,兩人各自忙碌著等待迎接下一年,疲憊不堪使兩人的交流少得可憐。

而今日終於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赤井會在晚上抵達日本,然後他們可以依照計畫一起度過這個夜晚。

他在家裡準備了一些赤井會喜歡的料理,讓他們倆當宵夜食用,具體來說他也不知道今晚到底要做什麼,不過比起到外頭去人擠人,他倒更傾向窩在兩人的屋內纏綿一夜。

原先他想到機場接赤井,但赤井堅持要他待在家裡休息,兼之自己下班時間實在無法準時趕到機場,兩人聊著聊著,他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時間緩慢流逝著,難得閒下來的降谷並不知道如此悠閒的時光能做什麼,他獨自在客廳看著電視,暖呼的毯子讓他睡意漸濃。

——還有點時間,稍微睡下好了。

他獨自咕噥著。

-

醒來的時候和睡著時的景況差不多,電視小聲地放送著新年節目,屋內的燈也一樣僅開了客廳的暖黃。

——赤井還沒回來,難不成他只睡了一下嗎?

瞇著惺忪的雙眼,降谷往客廳中懸掛的時鐘看去。

十二點三十二分。

他揉了揉眼,懷疑是自己看錯了時間。

睡著時應該才六點多快七點,而赤井應該要在八點左右回來,

那麼牆壁上的時鐘又時怎麼回事?

降谷急忙抓起自己放在一邊的手機,待機螢幕上面充滿未接來電的通知,從電話號碼上看起來是越洋電話。

未接來電幾乎有上百通,他認識的人裡面,目前在國外的只有之前認識的那些FBI,難道這次收網發生了什麼問題?

回撥?不回撥?

他有些害怕,還沒回來的赤井和滿滿的越洋電話,感覺回撥了後會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

不對的,赤井應該在十幾個小時前就搭上往日本的飛機,要出事也不會在這個時間出事。新聞上面也沒有什麼飛機失事的新聞,赤井出事的條件應該都排除了。

沒事的,可能性都排除了,赤井會平安回來,只是晚了些。

他的手指有些顫抖地滑開未接來電、打了赤井的電話號碼。

也許他會道歉然後笑著說他順路去買個甜點,結果路上和熟悉的人聊了起來,一不小心就聊晚了。

應該要是這麼地悠然。

赤井沒有接電話,冰冷的女聲告訴他此號碼已關機,嘟聲後留言。

他掛掉電話,此時那通越洋電話的號碼再度打了進來,降谷盯著那片螢幕,猶豫的手指最終滑開了接聽的圖示。

「請問是降谷零嗎?」電話另一頭傳來了男聲,「我是詹姆斯布拉克,這裡有一件遺憾的事情要告知您。

「FBI的探員赤井秀一在此次任務中不幸罹難,我們將會派人對此次事件向您說明。」

「先生,今天不是愚人節。」降谷用冰冷地聲音回答詹姆斯,「請不要愚弄人了,赤井秀一已經和我約好一起跨年,他不會失約的。」

「我知道這是很難接受的事實,我們的人也試著盡快抵達您那邊向您說明——」

「夠了。」降谷沒等人說完,便掛上電話。

他知道自己的動作十分地不理智,但是赤井秀一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死了,他可是王牌赤井秀一,而且他是狙擊手,是離現場有距離的狙擊手,再怎麼都輪不到他離開才對。

明明在交往之前他就知道他們兩個的職業有著風險,不是說能力很強、值得信任就一定會活下來。明明每一次別離他心裡都偷偷當作是最後一次、確定隨時都做好了心理準備,為什麼他還如此難以接受?

「赤井秀一,你給我回來。」



End

我想寫甜文,新的一年請給我甜文的力量(๑•̀ㅂ•́)و✧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