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偽赤安】住宅不要施工

✖赤+安正常發揮中
✖被樓上的住戶吵了大崩潰中,我不是故意要從半閉關出來的(?)
大家請不要在晚上十點~隔天早上八點以及例假日施工喔( ・ิω・ิ)
有小孩子很愛跑步也可以鋪個厚地毯,可憐可憐其他住戶謝謝您。

*只是隨便寫的發洩文喔


(正文)

事情是這樣的,赤井秀一從FBI退休後就留在日本,而且住在降谷零的隔壁。

降谷零也成為了半個一般上班族——雖然他本人是不太想坐辦公室,但是年紀有了,做這些工作都沒有以前輕鬆,一些太需要體力的工作上層已經不願意再麻煩他了。

自從兩人成為鄰居後,赤井時常端著燉菜或咖哩來打擾,降谷也會接受,不過有時會抱怨赤井會做的食譜自沖矢昴時期就沒有增加過。

日子很平靜地一天天過去,但在不知道什麼時後開始的一個日子,降谷常常聽到零碎的敲打以及鋸木聲。

原本並常聽到,後來漸漸意識到噪音的出現,到連做報告時都會不斷傳進耳裡,根本無法專心做事,降谷在忍不住細聽噪音的來源後,按了隔壁赤井家的門鈴。

「赤井秀一,不要在家裡做木工,我假日還有報告要趕!」聽到電鈴而開門的赤井接受了降谷的怒喊,滿臉疑惑地回道:「我以為……是你在做木工?」

「我哪裡來的美國時間做木工?等等,你是說這段時間鋸木頭、敲鐵鎚都不是你在做的?」

「不是,我也被這個噪音吵了,正想下次去找你的時候要你假日少做一點木工。」赤井揉了揉太陽穴,一臉疲憊。

兩人都用被噪音吵到精神衰弱的表情互看,「難不成是……樓上嗎?」

他們很有默契地看了一眼天花板,「有這個可能。」

「我們這就去找樓上。」

*

「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是您在家中做木工嗎?」兩人站在樓上住戶的門前,那名住戶一開門他們就看到了裡頭放著的木板和各式工具,找到兇手的兩人一個展開十分燦爛的笑容,一個則是面無表情,加上本身就是黑色的穿著,看起來有些凶神惡煞。

「欸?是、是的……」見到這兩人強烈的壓迫感,住戶回答的聲音顫了顫。

「例假日不能施工喔,能麻煩您忍個幾天嗎?大家都需要休息呢。」

「好、好的。」

「那麼我們先走一步,如果您還是繼續做工的話,雖然很難檢舉但是我還是會努力蒐集證據的喔!」降谷笑笑地警告住戶,見這人如此畏畏縮縮的樣子,應該是不會再繼續動工了。

「走吧赤井,我們今天一起去外面吃個飯?」

「好。」

Fin

再次宣導大家請不要在晚上十點~隔天早上八點以及例假日做施工喔(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