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胸部的真正用途

久違的寫了一篇文
記帳什麼的,金錢負擔什麼的
都不要太認真,隨便看看就好




「你在寫什麼?」萊伊的聲音從浴室的方向傳過來,他身上僅穿著一件紅內褲,髮尾上的水珠順著背部的肌肉滑下,隨著他的腳步一顆顆滴落在地面上。

「喂,頭髮擦乾,別弄溼床了。」坐在椅子上,穿著白襯衫的波本抬眼瞄了那準備在床上坐下的身影,袖子挽起,手上拿著一支和他不搭嘎的文宣筆在紙上書寫著,語氣不耐。

萊伊低哼一聲,將原先蓋在頭上的毛巾拿下來,快速地將滴水的頭髮都包在其中。

「你剛剛問什……麼?」萊伊聽到波本明顯地停頓了他也不用問,大約又是一個震驚於他處理長髮方式的人。

「你寫什麼?」

他一屁股坐上離波本最近的床——也就是波本的床,同時也是為什麼波本剛才要阻止他讓飽含水分的頭髮接觸到床鋪,不過波本大概沒想到,他的內褲已經有些被水珠沾濕,所以床終究還是會濕一塊。

萊伊第一次覺得他的行為是如此白目,不過他現在對於逗波本發怒可是十分有興趣。

只是波本似乎沒發現到他仍弄濕被褥這件事。

暗自可惜的時候波本回答了他的問題:「記帳啊,」語氣理所當然,「難道你以為組織會完全不過問金錢流向嗎?」

老實說這點他真的沒想到,一直以來他都和老鳥組隊,直到現在取得信任之後才跟資歷和他差不多的兩人組成搭檔,想必之前記帳的工作都由老鳥做去了。

他好奇地靠到波本身邊,看看這幾天波本到底記了什麼帳在裡面。

免費的文宣筆寫出的端正文字記的大多是一些軍火的費用,還有住宿餐食,只是除卻軍火,那個住宿費在帳中還真不是普通的高。

「我們住宿有住那麼好嗎?」

波本嘲諷的一笑,「飯店可是我選的,我猜你連睡飯店還是睡倉庫都分不出差別吧。」他將筆轉了一圈,並把它按進去,「如果你是擔心之後要負擔這些錢的話就不用擔心了,只要有完成任務組織會自行吸收掉這些錢。

我可是不會失手的。」

萊伊看著他自信的笑容、盛了笑意的眼,冷不防地開口,

「有沒有人說過,你很漂亮?」

-

波本動作僵了一下,然後面帶微笑地站起。他抬起修長的腿往萊伊胸口一踹,萊伊沒有抵擋,並順勢倒在床上,剛包好頭髮的毛巾散了開來。

那隻輕重拿捏得剛好的腳踩在他身上,正好是讓他不能夠輕易地起身的力道,也沒多想要掙脫的萊伊便似看戲一般看著自己身上的波本。

「你什麼意思?」

萊伊使力牽了他的手到唇邊輕輕一吻,用調戲的笑容道,「沒什麼意思,不過是表達內心的想法罷了。」

波本擺著沒有笑意的笑臉比出了一個不雅的手勢,「你想死嗎?」

就在波本比出手勢的同時,房門赫然被打開,站在門邊的蘇格蘭一臉尷尬地看著動作有些奇怪的兩人,「波本,你在做什麼……」

「我在試踩萊伊的胸肌呢。」波本綻出燦爛的笑容回答蘇格蘭,同時加重力道踩了幾下,好像這個動作是如此地理所當然。

「胸肌有什麼好踩的……」蘇格蘭默默感嘆總是在做奇怪的事情的兩人,並乖乖將房門關起來以免這華麗精彩的畫面嚇到路過民眾。

「沒錯,」萊伊趁波本注意力被蘇格蘭拉走的時候從他的膝蓋將他扳下去,波本一個重心不穩倒在床上,萊伊手伸進波本的衣服,「胸是拿來摸的。」

「滾!」幾乎是和萊伊動作同一時間,波本抬膝往萊伊最脆弱的地方踢去,還沒真正摸到波本萊伊趕緊退後,避開了致命的一擊。

「冷靜,發生什麼事你就爽不到了。」

「沒關係,你還是爽得到的。」

「呃……」看著笑得十分陰險的兩人,蘇格蘭抱著即將帶進浴室的換洗衣物舉手發言,「你們哪天要爽的時候,請選一個我不在的時候好嗎?」

END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