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尊禮】如果來得及

心情來了就隨便寫點什麼
去年就想寫的警察宗像
設定是宗像原本不認識周防和草薙



很熱,很悶,不是一個很舒適的環境,也不是一個很優良的身體狀況。

全身好像被火燒著,喉嚨有些乾渴,能感覺到自己在一個黑暗的環境,離自己很近的地方有一個人,不,不是很近,是非常地靠近。

宗像勉強睜開眼確認自己的安危,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鎏金色的雙眼,兩人的距離和他在一片黑暗中預估的一樣,近得他能感覺到對方的吐息。

是赤。

「……我怎麼了?」他用沙啞地開口。

「你被下藥了,現在在撤退地點。」溫熱的氣息噴吐在他臉上,霎時有種氧氣都被赤吸走的感覺,他不由地開始微微喘氣。

其實在他張眼之前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大致有了猜測,聽到赤的回答,他更確定自己是發生了什麼事,

是被交易對象盯上了。

-

他的名字是宗像禮司,是一個臥底警察,在不法組織中用青的名號在活動。該組織被懷疑有進行人口交易等行為,此次好不容易得到高層信任而被派去郊區交易,被派來與他搭檔的是一個叫做赤的男人,有著銳利的眼神、慵懶的氛圍、還有一身結實的肌肉,像是一頭大獅子般令人警戒。

赤在組織裡的資歷比較深,在這一次的交易中負責和交易對象談契約,而他則是負責取「貨」。

他們在一樓大廳分開行動,對方示意青與他共同前往地下「貨物」所在的地方。

他向赤打了招呼便跟著對方走入陰暗潮濕的地下室,裡頭可以微微聽到啜泣的聲音,不屬於他的恐懼漫佈在狹窄的空間裡。

記憶是在這裡停止的。

然後他現在得到了答案——人口販子對他臨時起了意。

說真的,他從來沒想過對方會對身處組織的他下手,他還以為雙方是互利共生的夥伴,不會有這種事情的發生。

於是他面臨工作夥伴莫名奇妙壓在他身上的窘境。

宗像輕輕撥了一下瀏海,微喘著氣用一副沒事的笑臉問:「所以閣下壓在我身上……是等會兒要騎上來幫我解決嗎?」

「是要稍微幫你沒錯。」在赤的聲音停止的同時,突然貼近的臉著實嚇了他一跳,唇瓣就在他措手不及的時候覆了上來,宗像因為藥物而只能無力地抵抗赤的入侵,赤溫熱的舌輕易地撬開宗像的牙齒,在裡面肆意地翻攪糾纏。

兩人分開時牽出了銀絲,宗像覺得自己素來引以為傲的理智幾乎要隨著絲線的斷裂而崩毀。

「你看起來需要幫忙?」

赤用戲謔的語氣道,手指輕輕彈向宗像雙腿間挺起的帳篷,宗像連忙用幾乎沒了力氣的手揮開他,「不必勞煩閣下……,我去灌幾瓶水就好了。」

赤噗哧一聲問,「你去哪裡喝水?海裡嗎?」

他的問句一道出口,宗像才想起當初說的撤退點是交易地點附近的港口的一間倉庫,附近沒有住戶沒有商家,是不太可能取得清水的。

「你如果能穩穩走到車裡,我們就離開這裡去找水。」

宗像苦笑一下,別說走了,現在叫他站起來都可能馬上軟倒在赤的懷裡,「還是不了,我可沒把握。」

剛才的吻撫平了他焦躁的情緒,但卻挑起了他一直努力壓下的情慾,他不斷調整位子好靠著冰涼的牆面,減少全身發燙的不適感。

赤注意到他不安分的扭動,便遞了一根菸給他,「抽根菸轉移一下注意力?」

他接過赤的菸,老實說他並不是習慣抽菸的人,他甚至有些討厭菸味,但這次難得菸味在他鼻腔聞起來竟然是那麼令人平靜。

「出云已經在努力解決外面的人了,撐著點。」布料破裂和摩擦的聲音響起,宗像好奇地看向發出聲音的赤,才發現赤的右臂和大腿上有不淺的傷口,而剛才的聲響便是赤在包紮。

「受傷了?不要緊吧?」

剛才赤的動作都那麼自然,宗像完全沒注意到他身上竟然有這麼嚴重傷。

赤應該要在關心他以前先幫自己包紮的,他想,他可以感覺到赤的疲倦,他的體力像是隨著血液的流逝而消失。

千萬不要到最後是他負責把人帶出倉庫啊。

「別管我了,拉好你自己的理智就行。」赤哼了一聲,自己也掏了一根菸點燃。

等待支援的時間有些枯燥,藥效也不斷讓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赤那堪稱完美的身材還有剛剛吻上來的薄唇,該找點事來分散注意力了,「你們交易……常常會遇到這種狀況嗎?」他問。

赤對於他開啟閒聊表示了訝異,然後開口,「我被當面問過想不想來一砲,用一個我答應就會先來一針肌肉鬆弛劑的表情,」赤皺著眉,宗像能感覺到他的厭惡,「倒是很少像你那樣來陰的,不過他們應該完蛋了。」

「……是指你口中的出云會解決他們嗎?」

赤正要回答他,但是手機的震動聲響了起來,他接起來電,然後迅速掛斷,「出云來了,我們走吧。」

宗像看著赤彷彿身上沒有傷口般輕鬆站起,自己只能無奈地閉上眼對赤求援:

「抱歉,……我現在不是很有力氣走路。」

-

最後是赤將他抱了出去,出云的車就在倉庫外,宗像對出云表示感謝之後便開口詢問他現在最需要的東西,「出云先生,你有水嗎?」

出云從水瓶槽中拿起一罐遞水,宗像接過後便一口灌下,沁涼的水滑過喉嚨,但並沒有馬上脫離全身發燙的困境

「真的不用我幫忙嗎?」看宗像的神色仍沒有好轉,赤再次戲謔笑問。

「哦?閣下想怎麼幫?」不願總被赤壓著無法還手,宗像也用相同的語氣回答赤。

「你想試試看嗎?」赤這麼說著,香菸的煙漫過的地方,宗像看到赤的眼睛「等下一次閣下被下藥的時候,我們再來試試吧。」

不過到那個時候組織應該已經不復存在了吧。

「給你聯絡方式吧,隨時找我都行,我覺得你這個人還滿有趣的。」赤語帶笑意,遞給他一張名片,幾乎是用他個人的印象色去設計的,上頭燙金的文字色彩意外地和眼瞳相似,而名字的部分寫著三個字——

周防尊。




fin.

靈感來自於南山南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