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丁

赤安 | 尊禮
許願池→https://goo.gl/forms/ONxArAEkUZ4llTTm2

【赤安】Failed to Detonate Ⅳ

◆前文:(3)(2)(Ⅰ)

◆蘇格蘭私設有

◆Bug有,關於證人保護計畫,我查不到日本詳細的程序還有負責人員,所以自己掰了寫

◆前情提要一下,波本和萊伊潛入一間大宅,分頭行動時波本遇到了一個知道他的警衛。

在對方叫出他的名字的瞬間,他扯下耳機並關掉它。他不知道蘇格蘭有沒有聽到剛才對方的話語,但是他祈禱萊伊如以往任性地關掉收音。

看到波本的動作,男子便知雖然有先確認過身邊環境,卻還是過於魯莽,僅把身旁警衛趕走而沒有確認通訊設備。

「非常對不起,我沒注意到您的通訊設備便擅自開口。」他深深鞠了個躬向波本道歉。

「沒關係,倒是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是,」一聽到降谷問話,那名男子立刻挺起胸膛,「我是去年才進入警察廳工作的,我聽說降谷先生在執行重要任務所以不參與此次行動,請問為什麼您會在這裡呢?」

聽到他的回答,降谷感到心裡感到有些奇異,沒想到他剛才心裡的感慨竟然成真,他竟然真的拿槍對準同僚了。

「沒聽說最近公安有這種案件,能大略講一下任務內容嗎?」

「降谷先生您真的不知道?」公安的語氣透露出無比的驚訝,「這是證人保護計畫。」

六個字鏗鏘有力地傳入波本耳裡,這六個字震得他腦子有些不太清,它們可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進入行動的估計中,萊伊大約是沒想到,但波本和蘇格蘭是因為沒有收到任何通知而完全排除這個可能性。

「不好意思,先讓我跟同伴聯絡一下。」波本比了一個暫停的動作,走向轉角的監視器,向它比了一個動作,再戴上剛才拔下的耳機,像是在等待通話。

「喂?單獨通話開了。」蘇格蘭的聲音從耳機裡傳來。

波本單刀直入地問:「警察廳那邊有證人保護計畫,你知道這件事嗎?」

「有這回事嗎?我沒聽說。」他聽到耳機另一頭傳來鍵盤敲打的聲音,「那人是警察廳的?」

「對,他剛才拿了警徽給我看。」

「保護對象是目標?」

「不確定,但大概是。」

「解決他吧。」

「好。」

降谷含笑轉身過去並一步步走向那名警員:「抱歉,我們並不知道有這項任務,你們保護的是什麼案件的證人?」

「我不能透漏太多給降谷先生您……」對方遲疑了一下道,話還沒說完,這名員警與先前樓梯口的警衛遭遇了同樣的下場,倒下。

「解決了。」

「萊伊那邊找到目標了,波本,請前往支援。」蘇格蘭突然喊出了他的行動代號,波本立即會意,蘇格蘭是在切換回三人的通訊。

「我馬上過去。」波本接到訊息便小跑步到建築另外一頭,前往指定目的地。

「幫我處理往這邊接近的警衛。」波本聽到耳麥傳來萊伊的聲音,槍枝上膛的聲音顯得他從容不迫。

「不准動!」一聲威嚇讓他支援的腳步緩了緩,從他身旁那座兩人最初分頭的樓梯上來了幾名警衛,而剛才用宏亮的聲音喊住他的那人站在最前方。

多把武器同時對準了他。

暫時沒有找到躲避子彈的障礙物的情況下,波本選擇了停步。

「雙手舉高。」多名警衛用槍口威脅著,波本依言高舉了雙手,護弓隨性地掛在食指上。

「槍放下!」

蘇格蘭看到了,將波本包圍的人員除了普通警衛之外,有幾個特別熟悉的身影在裡面,並且在身影抬頭時,他模模糊糊地看到了對方的臉,看起來非常像某位他認識的日本公安。

出勤的公安數量不少,一點也不像是普通的證人保護計畫。一定是申請保護的時候誇大了什麼,身處組織的他很確定目標的重要度絕不至於做到這樣。

而且事情鬧那麼大卻又沒告知臥底的人,是什麼不信任的新玩法?

不管如何,這麼一來波本必須和日本公安硬碰硬了。

卸除武裝的波本沒有多少緊張,他低聲道出了兩個字:

「三號。」

在他說完的瞬間,別墅劇烈搖晃了一下,他引爆了貝爾摩德埋下的一枚小炸彈,三名警衛和一名公安表情十分驚愕,沒有反應過來是炸彈爆炸。波本在他們穩住身形時的瞬間解決了三人,剩下的是那名唯一的公安。

蘇格蘭看著他的動作,懷疑著波本留下的公安是巧合還是他認出了他的身份。

「透,這人也是公安。」蘇格蘭在兩人對峙時向波本傳達了訊息,「你先確定收音有沒有關掉……」

蘇格蘭話還沒說完,那名公安便衝上前去攻擊波本,一腳一拳,原本以為爆炸會暫緩公安動作的波本有些訝異,堪堪避過,耳麥卻被波及而掉下來。

波本用力抓住朝他伸來的手腕,用手肘攻擊關節處,趁手臂不由自主彎曲時反壓在那名公安的背上,完成制服的動作。

面前的公安在確認動彈不得後向他狠狠瞪了一眼,卻不久便從殺氣騰騰變成面色驚恐地看著他,從頭向下掃視。

「這個髮色、眼睛還有身高……請問您是?」

身底強烈掙扎的公安停止動作,小心翼翼地詢問。波本不太清楚他什麼時後變得在公安之中那麼有名,但他很清楚現在該做什麼。

他放開了公安,比了一個手勢要那人快滾,否則他就死定了。

遇到自己人而不知所措的公安向他輕點個頭,準備離去,但是走廊轉角處這時走出一個人——

萊伊。

「Shit!」他暗自罵了一聲,這下他如何解釋公安的離去?果然對萊伊的警戒還是太低了,明明一直告訴自己要小心團隊裡不習慣的外來者,今天卻不斷失誤。

那名公安在瞥見萊伊的剎那拔槍對準了萊伊,而波本也馬上反應,槍口對準那名公安。

公安向舉槍瞄準他的波本匆匆一瞥,但他看到了公安是要表達什麼。

殺我。

他的眼神十分堅定地傳達這則訊息。

波本這時了解了,這名公安並不是新人,而是有資歷到知道他是臥底,知道他是個一旦暴露就整個計畫完蛋的臥底。

公安的手指緩緩扣上扳機下緣,波本注意到了他手上的動作,在槍響的同時補了一槍。

正中心臟。

公安的子彈沒有擊中萊伊,兩人的射擊時間幾乎相同,看來似是那一發正擊心臟而影響了公安的彈道軌跡。

估計萊伊應該沒有發現這些小細節。

他突然感覺到那天在小屋之中的那股窒息感像潮水般向他襲來,這名公安是他一週內殺掉的第三人。

「波本,蘇格蘭說一樓被包圍了。」死去的公安軟倒下去,波本沒有看向萊伊,逕自將還冒著煙的槍口轉向身旁大片玻璃窗。

玻璃應聲裂開,兩人一同撞上它,逃脫建築,從別墅的樹叢中翻了出去。

波本拍了拍衣服上殘留的玻璃碎片,頭也不回地往集合的方向離去,「撤吧。」

「嘿,等等,」萊伊急忙跟上,拉住波本,「別太逞強。」

「不要擅自解讀我。」波本狠狠瞪了萊伊一眼,並甩開萊伊的手。

「事實不就是如此嗎?」萊伊順著波本的出力將手放開,若無其事地將手摸進口袋,裝作本是要拿菸的樣子。

「嘖,」波本將瀏海往後撥,微瞇著雙眼看天空半晌,「幫我跟蘇格蘭說,不回去集合了。」

「你要去哪?」萊伊將他的菸點著,緩緩竄入鼻腔的菸草味混和他語氣裡的關心讓波本皺了皺眉。

他可不是什麼需要人安撫殺人情緒的小角色,處於對話的弱勢讓他十分不習慣,也許是時候抽離這個處境。

「我不覺得我有義務要告訴你。」他用突如的冰冷視線瞟了萊伊,暖和的溫度驟降,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剝下了演繹的皮,波本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尖銳地面對別人,萊伊記得他曾經在面對波本如此神情時汗毛豎起——受到生命威脅的感覺。

渾然天成而令人恐懼。

TBC.



任務線終於告終,原本只是想讓波本哭哭才寫了這個任務,一寫發現不得了(而且他根本沒有哭啊)

不過寫完之後覺得我的任務超級弱的,簡單得不像是需要威士忌組出馬,但是腦細胞不足以想出更完善的任務了,所以(T_T)

原本離開別墅時要大爆炸,超有Fu的,後來覺得不要大爆炸好了,有點奇怪,而且這樣就跟題目違背了(???

接下來我就努力讓薄弱的感情線加強一點點吧(*´ڡ`●)

评论(2)

热度(26)